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 流星雨(二) 起始

  在手心裡流逝的記憶 於夏天的樹蔭下沉睡著 
  
  為了探尋足跡 自遙遠的彼方回來

  
  
  
  
  
  
  
  
  
  離艾連押送回王城還有幾天,艾爾文經常留在團長房間忙著繁忙的公事,除了軍團,還有王城﹑商人等等,要涉足的地方比想像中更多。雖然已經下放了一些公事給分隊長負責,但只要涉及政治,就盡量不假手於人。
  
  一方面是自己比較精於此道,一方面亦避免政治的陰暗面影響到軍團。
  
  「我看看…嗯…這份是要給里亞得司令…」
  
  艾爾文喃喃自語,翻找桌上的一堆文件,嘈雜的聲音使得他沒留意到吱呀作響的木門正緩緩打開。從外走進來的是與艾爾文同樣有著相同金髮的少年,正端著兩杯熱可可。因少年已在外面叫了幾聲也得不到回應,才決定冒著被罵的後果稍稍地打開木門進來。
  
  「艾爾文團長…。」
  
  突地被聲音嚇了一跳,艾爾文有些狼狽地抬起頭,看到一臉疑惑站在木門前的少年,手上還拿熱騰騰冒著蒸氣的杯子。
  
  「啊,抱歉,剛在忙公事沒留意到。」艾爾文微笑地指了指不遠處的沙發上指示對方坐下。「還麻煩你拿飲料過來呢,可以等我一會嗎?阿爾敏。」
  
  被稱呼阿爾敏稍稍紅著臉點點頭,把手中的杯子放在茶几上,趁團長在忙公事的期間,好奇地四周張望。
  
  團長的房間說不上完全舒適,但空間很大,除了睡覺的房間外,還有專門討論公事的公事房,只要在外打開木門進來,就可以看見。唯一雜亂的地方就只有現在團長正在忙碌的工作間,除了桌上一堆不知何時堆積起來的文件山外,地下還零零散散的放著不少書本。
  
  正在張望的時間,左手不知碰到了什麼書本,阿爾敏好奇地拿來一看,一看就緊張得把它放回原處。
  
  「好了…。」艾爾文站起來拉開椅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走向沙發。
  
  「嗯…昨天跟團長說的計劃,我回去後想了一下,不知現在還來不來的及提出來?」阿爾敏為了叛徒的誘導計劃,已想了好幾天,即使昨天已向團長建議的計劃,也回去反覆想了好久,仍覺不滿意。
  
  「直說無妨。」
  
  阿爾敏沉默了幾分鐘,重整好思緒後,才一一地點出昨天計劃的缺點。艾爾文一邊聽一邊點頭,順手在旁拿起了空白的紙張,拿起筆沾了沾墨水開始寫起重點。
  
  雖然與阿爾敏這新兵接觸不多,但艾爾文已對阿爾敏有相當高的評價。即使在過往也曾有過出色的新兵,但天才般的頭腦,卻是現今軍團所必需的人材。調查軍團美其名是牆外調查,但事實上,沒有精密的戰略,要在牆外全身而還根本是天方夜譚。
  
  但除了這個,阿爾敏還擁有與艾爾文同樣的才能,雖然不成熟,但假時假日,一定會成為自己的接班人,成為下任的團長。
  
  「嗯…基本上,主要是希望安排104期的同期生在某一地方待命。一來可監視104期同期生的動向,二來也盡量減少阿妮被補所帶來的影響。」阿爾敏拿著自己的杯子,繼續說。「另外,代替艾連的人,我希望是約翰。他一來跟艾連很相似,二來我認為他不可能是其中一個叛徒…。」
  
  艾爾文將重點全部都寫完後,才放下手中的紙筆,拿起杯子靠向沙發。
  
  「暫時就照你所說的先暗中進行吧,因為已經沒幾天了,所以明天就要跟相關人士討論安排了。阿爾敏你就跟米莎卡和約翰一起出席吧,我想如果有你在場會更有力去說服他們吧。」
  
  「咦?」阿爾敏吃了一驚。「為什麼是我…一般來說不是由你負責的嗎?我只是一個新兵…」
  
  「阿爾敏,你要多相信自己。」艾爾文溫柔地說。「你很有才華,不應該就這樣埋沒在新兵之中。軍團已多年沒有新的戰略家出現了,你也知道調查軍團是三個軍團之中死亡率最高的。所以,只要你想到的,是我想不到的,我就會決定採用你的計謀。」
  
  沒想到艾爾文團長會給自己這麼高的評價,阿爾敏紅著臉盯著杯子裡的可可。
  
  「米卡莎也說過這句話…要我多相信自己…。」阿爾敏想起黑髮少女堅定地看著自己的眼神。「連艾連也這樣說過我,大家為什麼都這麼相信我呢?我可是連自己的同期生也會懷疑的人啊。」
  
  艾爾文看著比自己更加瘦弱的少年,突然想起,對方也才15歲,如果不是成為士兵的話,就會是一位普通的少年,在城內與其他好友歡樂吵鬧。
  
  伸出手,握著阿爾敏握著杯子的雙手,緊緊地握了握。
  
  「即使多艱難,你要相信你的好朋友。有些事情,你可以選擇不捨棄,但一旦捨棄了,就不可能找的回來了。但是…。」艾爾文對上了阿爾敏碧藍的雙眸,輕輕地說:「就如你已將你的心臟給予了調查軍團,你可以相信我。我決不會放棄你。」
  
  清楚地宣告著自己對軍團的重要性後,阿爾敏瞬間睜大雙眸,看著對方。
  
  看到艾爾文團長那與自己同樣碧藍的雙眸,映照出自己因獲得認同而興奮的神情,眼中帶著寵溺的溫柔。
  
  
  
  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爸媽,也經常寵溺地看著自己。
  
  久違的溫暖,在阿爾敏的心中投下了小小的漣漪。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