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 流星雨(三) 並存

  無數的想悠 上升而行
  
  在藍色天空之下 抬頭看而雙手交疊緊握
   
  不同的夢存於此 不同的愛亦存於此

  
  
  
  
  
  
  
  已過半夜的時分,調查軍團大多士兵已就寢休息。漆黑一片的城堡內,半露台的地方卻有一束小小的光芒,在沒有月光的夜色更為顯眼。
  
  阿爾敏趴在放著墨綠色的調查軍團披風的地板上,小小的提燈放一旁,專心地看著手中的書本。書的封面已殘破不堪,但內頁除了已泛黃外完好無缺,可見書本的主人相當用心地保存著很長的時間。
  
  書中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再加上己漸失傳的文字,其實普通人也難之閱讀。然而阿爾敏曾受過父母的指導,只要用字不艱深的話,不會對他帶來困擾。加上這書本的作者似乎是一位年輕冒險者的筆記,沒有作家那愛用艱深文字的習慣。
  
  書的第一章簡單的寫了幾句文字,卻也是因此而使早前艾爾文團長和阿爾敏一起為此在團長室交談了很長的時間──
  
  
  
  
  
  
  
  早幾小時前,艾爾文團長和阿爾敏才剛完成整個誘捕計劃,並安排好第二天的會議行程,向負責的士兵代為傅達後,兩人才如釋重負的在團長室享受遲來的下午茶時間。
  
  阿爾敏在艾爾文團長面前仍無法好好的放鬆,即使拿起紅茶也保持挺直,小心翼翼地拿起紅茶的杯子,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摔破了杯子。
  
  看在眼內的艾爾文,小心地笑了起來,對方的動作想起了當時自己在前任團長面前也是這樣緊張,不止是說話緊張的一句也說不好,還打翻了燙熱的咖啡。
  
  「放鬆點。」艾爾文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起裝滿小餅乾的盤子遞過去。「雖然只是小餅乾,不過因為是特製的,很好吃的哦,你也吃一點吧。」
  
  阿爾敏放下杯子,好奇地看著盤子的餅乾,只見盤子上的餅乾都歪歪斜斜地,但還是看出是巨人的輪廓。
  
  「該不會是…漢吉前輩的傑作吧……?」小心翼翼地抬眼看著團長,阿爾敏不太確定地詢問對方。
  
  艾爾文被對方的動作逗笑了,大笑了幾下後才將盤子裡的一塊餅乾拿起來放進對方的手裡,笑著說:「你讓我想起當時我們看見這作品時的反應,不過你可以放心,漢吉雖然是個怪人,但她做的餅乾還是很好吃的。你就放心吃吃看吧。」
  
  半信半疑地將手中的巨人餅乾放進口裡,意外的很好吃,除了焗烤得恰到好處,淡淡的水果甜味提升了口感,阿爾敏驚訝地看著微笑的團長。
  
  「…很好吃。」
  
  「喜歡就吃多點吧,吃不完就給你帶回去給你的好朋友吃吧,有時候吃點甜點對身體也有好處的。」艾爾文拿起茶杯滿意地喝了一口紅茶,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拿起阿爾敏身旁的書。「剛剛你有看到這本書吧?──啊我不是要責怪你的意思,畢竟將書本亂放是我的不對。」
  
  艾爾文揮揮手讓對方安心,阿爾敏會突然緊張是有原因的,因他剛剛接觸到的,是連王室都不允許閱讀的禁書。書的封面已褪色,但古老的文字與書本上的圖畫,都是述說著未曾被巨人告食時代,牆外那繽紛的世界。
  
  「其實這本書,是前任團長傳給我的,好像是在牆外調查時,偶爾發現的書本。其實除了這本書外,還有很多都是前任團長們在牆外調查時帶回來的成果。當然沒有上繳也是因為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很有研究的價值,怎麼可能乖乖送給王城燒了它們。」
  
  即使是現在,只要有機會可得以窺視外頭繽紛未知的世界,調查軍團在每次牆外調查後,都會將手中的戰利品或是發現物交給團長過目,由他來決定要留下還是上繳。在另一意思上,也有對王城的背叛因子所在,畢竟對於王室和憲兵團來說,調查軍團一直都是他們的眼中釘。
  
  「嗯,我父母生前也有很多這類的禁書,不過自從他們死後人們都燒光了它們…我也只來的及留下其中一本…。」
  
  「這麼說來,你的父母好像也是牆外調查的其中一員?難怪你剛剛就一副看的懂書本封面的樣子呢…。」艾爾文微笑起來,然後又嘆了一口氣。「現今已很少人可以看的懂這些文字了,一來失傳已久,二來這類的禁書也數量不多,可以參考的書本也就少上加少了。」
  
  阿爾敏盯著對方手中的書,小心地詢問對方:「我…可以看一眼嗎?」
  
  得到對方的首肯後,阿爾敏接過對方的書本,小心翼翼地翻開第一頁。
  
  只見上面那已失傳的文字,寫著幾句話,阿爾敏像是被吸引般,開始誦讀出來。
  
  「在日出之時,我開始踏上路途;
  穿過草原,走過巨森,
  在日落之時,我收起我的步伐;
  仰望星空,滑過黑夜…

  
  然後另一個低沉的聲音在那之後接著誦讀。
  
  「日出日落,我該走向何方?
  在迷茫之時,星辰為我指引方向。
  在黑暗之時,還有水平線的光芒。
  在絕望之時,內心的希望會並存。
  唯願在那世界的盡頭,
  黑暗與光芒可並存。

  
  最後的話音落下一段時間後,阿爾敏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好美的文字。」
  
  「是啊。」艾爾文點點頭。「可以寫出這東西的人,一定在外面見盡了無數的景色,也經歷過了很多事情。」
  
  溫柔地看著那書本的封面,艾爾文想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可以跟其他人一起談論這本書。因為失傳的文字,會閱讀的人不多,而且調查軍團也很少有人有這份閒情可以討論起這本書。
  
  「說起來,這封面可是大有來頭呢,」團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在沙發旁的書堆裡抽出了其中一本禁書。「看起來很眼熟吧?」
  
  「啊!真的耶,不過為什麼會這樣呢?果然是因為出版書本時原作者就已經不在了嗎?」
  
  「嗯,不過──」
  
  經過了幾小時的長談後,阿爾敏才驚覺時間過的太快,原本不早的時間已接近黃昏,已是軍團準備晚餐的時間。
  
  「啊──!對不起,我竟然在這浪費這麼多時間了!」阿爾敏慌張地站起來。「我忘了要幫艾連一起準備晚餐了!」
  
  艾爾文伸出手拉住了敬完禮想要衝出去的阿爾敏,把另一本書本放在對方的手裡。
  
  「有空可以看看這本,雖然也是禁書之一啦。」艾爾文搖了搖頭表示沒關係。「但我想這本書會更適合你的,啊,還有,別忘了還有給艾連的餅乾。」將另一個已打包好的小袋子放在書本上,站起身帶著阿爾敏走向木門。
  
  「這……多謝艾爾文團長!今天能和你談天真的很高興!」阿爾敏緊緊地握著手中的書本,像如獲至寶般興奮地對團長鞠躬。一會兒就跟艾連一起吃餅乾聊聊剛剛跟團長談起牆外世界的事吧,一定可以讓艾連打起精神的!
  
  艾爾文當然也察覺對方在想什麼,伸出大手在阿爾敏那柔軟的金黃頭髮上揉了揉。
  
  「小心別太興奮被別人看到喔。幫我跟艾連還有米卡莎問好吧。」
  
  「是!謝謝艾爾文團長!」
  
  小小的揮了揮手,艾爾文站在門前看著阿爾敏離開後,才輕輕地帶上門回到自己的房間繼續未完的公事。
  
  
  
  
  
  
  「呼…。好冷。」阿爾敏合上書本,看著已剩下少許燈油的提燈,連忙站起來拿起書本和披風,突然間想起了下午與團長一起討論的書本上第一章的其中一段未字。
  
  唯願在那世界的盡頭,
  黑暗與光芒可並存。

  
  並存嗎…。
  
  也許,艾爾文想讓我知道的,不只是牆外的世界這麼簡單吧。
  
  阿爾敏看著頭上的星辰,輕呼了一口白氣。
  
  城堡再次回歸黑暗的靜寂。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