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 流星雨(四) 序曲

  兩人的話 即使是錯誤 也能因為愛而相繫而前進
  
  想尋求悲傷感覺 靜靜地將雙眼閉上
  
  試著找尋 結果那裡空無一物
  

  
  
  
  
  
  阿爾敏天還沒亮就已經醒來了,但因為離真正起床的時間尚有一段距離,只好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景色出神。旁邊的約翰仍然在呼呼大睡,口中仍喃喃有詞的不知道說著什麼夢話。看見自己的同伴居然露出這睡相,阿爾敏搖頭苦笑起來。
  
  與其在床上浪費光陰,阿爾敏靜靜地走下床,拿起放在一邊的軍裝和皮帶,悄悄地趁著同伴都在熟睡時,前往無人的大浴池。
  
  經過曲折的走廊,走向大浴池,阿爾敏將身上的衣服脫下放在一邊的小竹籃內,然後將軍服和皮帶放在乾淨的櫃子上,用大毛巾將身下包好後,才步往門外的露天大浴池。
  
  當初建立城堡是為了讓調查軍團有一個放鬆的場所,才會在這裡建立了大得可容納五十多人的浴池。然而隨著調查軍團的地位日漸低落,營地也因為方便軍隊的出入而改設在更方便的地方,這城堡已荒廢了十多年。
  
  如非有可巨人化的同伴在,此城堡可能還會繼續被人遺忘,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之中。幸而因為位於森林,加上由軍團管轄,故除了有些地方因長時間沒有使用而殘破不堪之外,只要勤加打掃,很多地方仍然可以使用。
  
  而此大浴池在擦洗乾淨,重新注滿由山上流下來的溫泉水後,又再次恢復了人氣,平時都經常看見疲憊的士兵在這裡洗澡順便休息。
  
  阿爾敏將下半身都泡進浴池,托著腮看著半露天的天空。因為正好接近日出時分,天空接近溫柔的藍色,因為有大牆的阻擋,他並不知道其實太陽已從水平線升起。但他仍然盯著那抹擦破天際那橙色的光芒,努力的想像出那景象。
  
  一定很美。比書裡所說的更美。阿爾敏這樣深深相信著。
  
  阿爾敏就這樣一直看著天空發呆,直至約翰打著滿臉困意的呵欠走進大浴池,他才回過神來,對自己的同伴說了聲「早安。」
  
  「啊…早安…你也起太早了吧…」
  
  「嗯啊。」阿爾敏看著天空。「大概…因為緊張吧。」
  
  約翰並沒有再問下去,只是將身上的大毛巾脫下,走進大浴池。阿爾敏將身體都充分洗刷一番後,拿起毛巾包好下身後站起來,對約翰說了「我先回去了」。得到對方沉默的點頭後,才走回換衣間,換上軍裝和皮帶。
  
  拿起裝著便裝的小竹籃,阿爾敏再次走回走廊之中。天空已由原本的淺藍變成了一片的碧藍,士兵也已陸續的起床,開始準備梳洗。走廊上再次充滿了人聲,不時在看到滿臉困意的前輩說聲早安。
  
  阿爾敏在回到房間放下便服,把放在床邊的立體機動裝置裝好後,將原本打開的窗戶關好,隔絕了外面的微風,也拉上了窗簾,隔絕了外面的陽光。約翰需要執行秘密任務,故此時需要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此事上,阿爾敏的細心程度可見一班。
  
  關上房門後,確定沒有人在暗處後,阿爾敏才鬆一口氣,走向另一方向的餐室。他的好友們也不在,相信是決定在房間內用餐,阿爾敏想了幾秒,拿起一邊的餐盤,拿了兩人份的早餐後,走回走廊。
  
  踏上兩層的梯級後,來到的時團長的房間。阿爾敏正苦惱如何空出一隻手來敲門,木門卻剛好打開,已著裝好的團長正好準備走出房間,嚇然發現正站在門前的阿爾敏。
  
  「啊,早安。」阿爾敏同樣也被嚇到,但很快就拿起手中的早餐,微笑著說。「我想團長應該也不會有心情想下去跟下屬用餐了吧。所以我擅自的拿上來了。」
  
  「啊…我正好想下去拿呢,謝謝你,阿爾敏。」艾爾文顯然很意外對方居然會知道自己的想法。「看起來你也沒吃早餐吧?」
  
  「嗯…我等會打算拿回房間吃,也要跟約翰再確定一些事情。」
  
  「啊啊…是這樣喔。」
  
  「嗯,那我放在這裡了。」阿爾敏將盤中的早餐拿起一人的份量,放在房內的小桌子上。
  
  艾爾文靜靜地看著阿爾敏,總覺得對方冷靜的太過尋常。雖然他本身也是一個有冷靜頭腦的傢伙,但以才15歲的小鬼來說,也太過冷靜。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艾爾文低聲的叫住對方。
  
  「阿爾敏。」看到對方的疑惑回頭,艾爾文的神色嚴肅地說。「今天會是很嚴峻的一天,我跟里維兵長都不能到現場指揮,雖然已將指揮權交給漢吉,但我還是希望你能隨機應變,有時候,不一定要全部都捨棄才可以得到。」
  
  「是。」
  
  「不要太衝動。」
  
  「是。」
  
  艾爾文突然不知該怎麼說下去,說要對方「要平安歸來」,但調查軍團本來就是死亡率很高的地方,要對方平安是天方夜譚的要求。他發現在面對阿爾敏時,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安撫對方。
  
  「艾爾文團長。」阿爾敏轉身對著團長,碧藍的眼眸閃耀著金黃的光芒。「就像你上次說的,我相信你,所以,請相信我…還有我的伙伴。」
  
  真是…該死的聰敏的孩子啊。艾爾文苦笑了起來,面對這位新兵,顯然已不能與士兵的態度來相比。
  
  
  
  
  
  
  
  
  
  
  到了中午後,調查軍團已在城堡外集合,艾連在跟里維兵長交談過後,就踏入憲兵團為他而準備的馬車。而米卡莎則在一旁待機,神色嚴肅得連士兵也不敢靠近一步。
  
  阿爾敏站在米卡莎身邊,沒多久就看見艾爾文團長與他的親信從城堡內走出來。士兵們在看見團長後立即站好敬禮,沒有絲毫的怠慢。相比起兵長,艾爾文團長更得眾多士兵的尊敬,雖然有時他所下的決策是相當之殘酷,但他們依然如當初進入軍團的誓言一樣,將心臟與自由的希望交予調查軍團-艾爾文團長。
  
  團長簡單的交代了今日的事情後,就踏入了憲兵團同樣為了他和里維兵長而準備的馬車內。雖然士兵們都一臉不安,但在漢吉的指揮下相信可以順利展開今日的秘密任務。
  
  阿爾敏與米卡莎稍為拉開距離,讓憲兵團帶走艾連和團長。
  
  艾爾文看到不遠處的阿爾敏,正好對上對方的眼神。
  
  『請安心交給我們。』
  
  『凡事小心。』
  
  「阿爾敏,怎麼了?」米卡莎察覺同伴的神色,好奇地問。
  
  阿爾敏收回眼神,將手中的長衣穿上,搖了搖頭,同時將自己臉上的不安隱藏在綠色長衣的帽下。
  
  「沒什麼,要開始了。」
  
  人類的最終反擊,終於在這清冷的中午中,展開了序章。
  
  沒有人知道結果,沒有知道未來。
  
  只得走上滿是荊棘的死亡道路,向渺小的希望前進。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