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微利艾] 流星雨(五) 快擇

  各式各樣的愛 孤獨的愛 在天空之下 全合而為一
  
  即使褪色 即使外表變了 仍是被愛戀著
  
  抱我 想要被擁抱 用你的胸膛 用你的雙臂 

  
  
  
  
  
  
  
  即使已經選擇了殘酷的道路,但內心仍然疼痛不已。想要伸手接觸那自由的天空,但在那之前,還要讓自己雙手沾滿了多少血,才可以接觸到那澄淨的穹蒼呢。
  
  匯報了當天在希娜之牆的女巨人抓補作戰後,跟夥伴約翰道別後,才走向專為病者而設的王室休養室。在走廊上看見已漸昏黑的夜色,阿爾敏只是一邊走著,想起在前往匯報前,約翰說了幾句話。
  
  
  
  「反正我就是不能理解,為了要凌駕於怪物之上,為什麼非得要捨棄人性不可呢?」
  「只是…成為了那樣的怪物,將世上的巨人都驅逐出去後,人類又是為什麼而獲勝了呢?」
  
  
  
  雖然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盡相同,也不是很多人可以理解那樣的決定,但在這殘酷的時代,想要得到什麼,就得先犧牲一些重要的事物。阿爾敏起碼是這樣去理解的,只是帶來的心理壓力,比想像中的更大。
  
  剛到達休養室時,內裡的人突然打開了病房的門,竟然是早前因腳傷無法參與作戰的里維兵長。
  
  阿爾敏連忙立正站好敬禮,看到兵長點頭示意後才收回軍禮。
  
  「剛去了匯報了?」
  
  「是的。王室已收回成命,不用召回艾連了。」
  
  「這樣啊…。」
  
  阿爾敏看著里維兵長,黑色的外套穿在他的身上顯得更加小,但全身所散發的氣場,卻又是當初被調查軍團所尊稱為「人類最強」的里維兵長。沉默了一會後,正當里維想要離開時,被阿爾敏的小心翼翼的疑問止住了腳步。
  
  「里維兵長…為什麼你當時會來救艾連呢?」
  
  當時雖然一片混亂,但他其實完全可以不用出馬,米卡莎也在其身旁,只是他的出現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從上空衝向已巨人化艾連的弱點,與平常不同的輕輕一砍,艾連就已從巨人的後頸完好無缺的出現。
  
  里維摸著剛被治療班大罵「你要去救人也要先考慮你的腳傷啊!又惡化了!」的左腿,他低著頭對地板思考了幾秒後,反而問起阿爾敏。
  
  「你認為,我又是為了什麼而拼命救回艾連呢?人類的希望?還是他的巨人化能力?」
  
  「我…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里維兵長背對阿爾敏說著。「可是,當下的情況是,我必須要出現做點什麼。我也很討厭去送死什麼的,可是艾連是…連死亡還是活著都不可以允許的情況。我只是為了成為他所嚮往的人,才不會迷失目標。」
  
  「…。」阿爾敏沒有說什麼,他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徒然的。「真不好意思打擾你,還問了這樣的問題。」
  
  里維揮了揮手,離開走廊消失在樓梯間。
  
  打開房門,阿爾敏看到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的艾連,床邊的小櫃上放著看起來是剛剛里維兵長放下的淺藍色的小花,微微詭異地睜大了雙眸。突然想起早幾天前,他們之間的互動,阿爾敏察覺到了什麼,但又說不上來是什麼樣的感情。
  
  「啊…阿爾敏你回來了啊。約翰呢?」
  
  察覺到床邊的人影,艾連睜開了雙眸,看到阿爾敏正站在窗邊。
  
  「約翰回去休息了。你身體還好吧?剛吃了飯了嗎?」
  
  「嗯,米卡莎有帶晚餐給我,剛我也是好說歹說才讓她回去休息。」艾連想起執著於自己安危的青梅竹馬,微微苦笑。「倒是你,有好好吃飯嗎?怎麼感覺好像又瘦了不少了啊?」
  
  「嗯,我待會會去廚房拿點東西來吃的。」阿爾敏走近床邊的椅子坐下來。「我…。」
  
  將腦中所有詞語都推敲了很久,也不知在這時候,可以跟艾連說什麼。但他終究還是說出了,自一開始就想說的三個字,有著許多意思上的三個字。
  
  「對不起…艾連。」
  
  
  對不起,要你背負人類的希望。
  對不起,我拿你作我們的籌碼。
  對不起,要你背叛你信任的同期生阿妮。
  對不起,我無法真正的去保護我所信任的好友。
  對不起,我竟然當著你的面去質疑你的行為。
  
  
  「對不起…」阿爾敏努力皺起眉頭,不讓自己的眼淚奪眶而出。「對不起,我…最後…還是傷害了你…對不起…」
  
  艾連眨了眨雙眼,看著低著頭雙肩顫抖的好友。伸出手,握了握對方因忍耐而握拳的雙手。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真的。你沒有錯,我跟米卡莎不是都說過了,我們都相信你的判斷。」連當時維護自己的米卡莎也沒有對阿爾敏的指責而反駁。「我們都相信你,是因為你可以得出正確的判斷,不管它是對的還是錯的。只要我們活著,你的判斷的不會是錯的。」
  
  阿爾敏一聽到自己的好友竟然反過來安慰自己,一直忍耐著的斗大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你還真是愛哭啊。」艾連無奈地笑了。「里維兵長曾跟我說過,即使當初我們都選擇了正確的選擇,但其後果也是不可以預料的,一直之來,他都是這麼提醒我的。阿爾敏,你會後悔你的選擇嗎?」
  
  阿爾敏抬起頭,看到艾連那碧綠的眼眸閃耀著金黃的光芒。
  
  「我不會後悔。」阿爾敏抬起左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我還是堅信,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前進。」
  
  「那就行了。」
  
  「你還真是…啊,對了,你跟里維兵長怎麼了?」
  
  突然被對方的問題嚇了一跳,艾連閃躲著對方好奇的眼神。
  
  「沒…沒什麼啊。」
  
  「艾連…你撒謊的話耳朵會變紅,這一點你還真的完全沒變啊。」阿爾敏的雙眼雖然仍然通紅,但心情上已輕鬆了不少。「在交往嗎,你們兩個?」
  
  「哎哎哎哎─────!!!」你怎麼知道的啊!!!艾連不成聲的尖叫,難道已經發現了嗎!
  
  阿爾敏將對方的反應盡收眼底,微笑了起來。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不知道…大概是不知不覺之間察覺的吧。我想大部份人都不知道的吧,所以真的只有我察覺到吧。」
  
  「因為一直在跟團長他們在的關係嗎?」
  
  「啊?」這下子又換成阿爾敏嚇了一跳。
  
  艾連看著被反將一軍而嚇了一跳的阿爾敏,心情很好地說:「我可是一直都在聽里維兵長的抱怨了哦。說團長只要沒事就會把你掛在嘴邊,他可是對你抱有很高的期待的耶。你不覺得你最近也太過頻繁的往團長那邊跑嗎?」
  
  「有嗎…?可是那是因為…」
  
  「是是是,我知道是作戰會議。」艾連不耐煩的揮揮手。「可是你真的完全對團長沒感覺嗎?我跟米卡莎也都察覺到了,只要你在團長的身邊,你的表情可是我們相處之來最多變化的。應該說…嗯,像米卡莎所說的,是依賴了吧。」
  
  阿爾敏震驚的看著好友,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可以反駁對方。
  
  沒想到自己的好友竟然在自己的事情上比別人更加遲鈍,該說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吧?艾連這樣想著,再看著阿爾敏臉上那慌張的神色。
  
  「如果…。」艾連低著頭說。「你不能為我做什麼的話,請你,也試著讓你自己幸福,好嗎?」
  
  窗外的微風吹進室內,帶起了阿爾敏那金黃柔軟的髮絲。
  
  「…嗯。」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