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 流星雨 (六) 心臟 (完)

當那扇門再被開啟時 你的痛苦也能被撫平

這裡有各種不同的夢 但是愛卻都是相同的

因為即使你變了 也能因為與愛相繫而邁進

不管何時 都會在你身邊

 

 

 

 

已近半夜時分,調查軍團士兵們都已就寢的現在,地下室的房間卻出現了不應該存在的人影。提燈的火光搖曳,映照著被無數堅硬的鐵線綁著的晶藍色水晶,內裡的少女沉腄在內。

而巨大的水晶前,盤地而坐著的,是與少女同樣金髮的少年。他只是默默地看著水晶裡的少女,碧藍的眼眸映照出火光,眼下出現了些微的黑眼圈。

「阿妮。」輕輕地吐出了少女的名字,金髮少年幽幽地說。「我不是好人…你說過,最後可以成為你口中的好人真的太好了。艾連也很尊敬你,剛開始知道你是女巨人時,他比我們所有人更不願意接受事實呢。」

少年用力地抓著披風,是阿妮的憲守兵團的披風。一知道憲兵團內部出現叛徒,他們都恨不得將她的東西都丟進火堆燒光它們,是少年拼了命地抓回其中一件東西──憲兵團的披風。

「這件披風是我唯一搶回來的東西呢。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現在憲兵團可是欠了調查軍團一個大人情,恐怕憲兵團的團長大概已經氣得快吐血了吧。「雖然現在說也遲了…對不起,阿妮。」

「但是,阿妮。你認識的阿爾敏是不會後悔的,你當初也是喜歡我這一點吧。哈哈。」自稱為阿爾敏的少年苦笑起來。「其實我不應該來看你的,但我今天怎麼也睡不著…你也知道約翰,他一熟睡,真的好吵。」

「我想這次會是最後一次跟你見面了。就像我跟艾連說的,你一定是有什麼東西,才要捨棄你本身的些東西…。如果是真的,我會找出來的,連同你,還有大家的份,找出來。」

與稚嫩的臉龐相反的,碧藍的眼眸有著堅定的神色。阿爾敏在經歷了兩次的作戰後,他堅信「如要得到什麼,就得捨棄什麼」這真理。雖然並非他的本意,但他知道,要在這殘酷又不公平的世界生存下去,就非得要貫徹這道理。

「我逗留太長時間了。」阿爾敏站起來,將手中的憲兵團細仔褶好後放在水晶旁。「阿妮……再見。」最終還是將說出口的話語,吞進肚中。走出地下室,關上閘門前,再次看著水晶裡沉睡的少女,那宛如沒有防備的睡瞼。

離開地下室走上地面,阿爾敏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原本尚存的睡意也因吸入了空氣而消失。想了一會,既然現在回到寢室還是會被自己的夥伴約翰的夢囈吵的睡不著,就不如外面逗留一會,順便理清思維。

剛想轉身走往另一地方時,阿爾敏眼尖的看到城堡的梯級坐著一位男人,仔細一看,竟是本應留在團長室休息的艾爾文團長。

「…艾爾文團長?」

被叫名字的男人轉過身,從阿爾敏的位置可以看見對方手中的一疊紙,還有放在一旁的望遠鏡。雖然對方沒有明說,但阿爾敏大致上已猜出對方在做什麼了。

「是你啊…。」艾爾文看見來者,沒有被打擾的惱怒,反而將身旁的幾本書放在另一旁,拍了拍地面示意對方坐下。「要一起看嗎?正好快開始了。」

阿爾敏走過去,將披風放在地上後才坐下來。被艾連的兵長的調教下,連新兵都被迫染上了輕微的潔癖,阿爾敏也不例外。不意外的看到團長手中的紙張,密密麻麻地寫著日期和時間,以及以精緻的圖畫。

那圖畫雖然大部份被黑色的墨水塗滿了整個畫面,但畫中那小小的白點卻吸引住了阿爾敏的目光。艾爾文看到對方好奇地盯著自己手中的紙張,大方地遞過去,而對方也毫不客氣地接下細看。

「這是…星辰圖?」

「嗯。似乎是前人留下來的調查記錄,因為滿準確的,所以我有空也會研究和觀察星象,意外的對牆外調查有很大的幫助呢。」最初在發現這記錄時,艾爾文並沒有引起重視,後來在多次的牆外調查後將結果重新審視一番後,再與前人的記錄對比起來,發現雖然不完全準確,卻有八九成的準確率。

下雨前嗅到的濕氣可推算會在多久之後下起大雨,掛在天空的彩虹其實是雨後陽光的常見現象,如在當晚看見黃色或是矇矓的月色,第二天就有很大機率會下大雨。一旦了解氣象後,團長更可靈活運用在作戰上。

「原來是這樣…。」阿爾敏專心地聽著對方的講解後,也就不難明白,為何已是半夜時分的現在,明明應該在團長室休息的團長,會帶著禁書坐在城堡外了。

艾爾文看著旁邊的新兵,小小的個兒,難以想像在剛剛的奪還戰及誘捕作戰之中,他是一位可與艾爾文團長並稱的「戰略家」。

「今天晚上沒有雲,如果前人的猜測沒有錯誤的話,流星雨就會在今晚出現了。」

「流星雨…?」

艾爾文將手邊的禁書翻開到其中一頁,遞過去並用食指指了指頁內的其中一章。

「是很壯觀的天文現象,如果我估算沒錯的話,應該會是今晚出現。」艾爾文抬頭看著夜空。「雖然在那本書裡多是描寫流星雨的傳說,只要有流星的出現都會有火災發生等等的…也有很浪漫的傳說,只要看到流星,立即許願的話,那個人的願望就會成真之類的。」

阿爾敏放下手中的書,看著艾爾文看著星空的側臉。他想起了今天黃昏時分時,好友艾連曾對自己說。


「我希望可以有人給你依靠…如果對方是比你強大的人,我跟米卡莎就放心了。」


我一定是瘋了。

當阿爾敏伸出手,接觸到艾爾文那被夜空吸引住的側臉,他在內心想著。

可是,想觸碰你。

當阿爾敏看到團長驚訝的轉過頭來,忍不住想著。

「阿爾敏?」

艾爾文低沉的聲音召回了阿爾敏的意識,他嚇了一跳,收回手縮起身子。看到對方那畏縮的身子,微微地嘆了一口氣,伸出手將對方撈回身邊,順便將身上的披風披在一起。

「快開始了。」

艾爾文沒有質問對方的動作,反而是繼續看著夜空。當原本漆黑的夜空出現了一顆流星時,艾爾文緊緊地擁著阿爾敏,要對方把注意力放在夜空之際,一顆又一顆明亮的流星刷破了夜空,逐漸地匯聚成壯觀的流星雨。

兩人都擁肩依偎著,沒有任何語言可以打破這時的沉默。漆黑的夜空出現的流星雨,彷彿是大自然送給他們的樂章,相信在此時此刻,也有人在不同的地方發現夜空的現象,然後讚嘆不已。

過了差不多三刻後,不遠處傳來了已過半夜的低沉鐘聲,為了不打擾平民的睡眠,鐘聲只是象徵地低嗚了一下後,又再次回歸寂靜。而壯觀的流星雨也在此時進入了尾聲,艾爾文拿起手中的羽毛筆,沾了沾隨身帶來的墨水,在紙上刷刷刷地寫了幾句,再在最尾旁註上日期後,才想起身邊的阿爾敏。

艾爾文發現阿爾敏已靠在自己的肩邊熟睡,手中緊緊抓著披風,似乎睡的不太安穩。想起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再加上看到對方緊閉的臉皮下可見的黑眼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一定好幾天都沒睡好吧。

將手中和身邊的東西收起來,包好放進早已準備好的袋子裡,艾爾文把放在一旁被主人遺忘的披風蓋在熟睡的阿爾敏身上,兩手用力一抱,意外的發現對方的重量比想像中還要輕。

阿爾敏雖已察覺到身體的重心變換,但因多天來的疲倦,他只是緊緊地抓著對方的衣袖,咕嚕了幾聲又再陷入夢境之中。艾爾文看見阿爾敏毫無反抗的動作,無奈地微笑,重新調整好位置後,才輕鬆地抱著阿爾敏走回團長室。

將手中輕的過份的人兒放在床上,艾爾文坐在床邊,輕輕地撫摸著對方滑嫩的臉蛋。他早已察覺到對方那不著痕跡的依賴,自己也相當的享受對方的依賴,就像漢吉早前曾古怪地笑著對自己說:


「你明明就很享受嘛~有一個可以跟的上你思維的同伴,不是很捧的事情嗎~~~!!」語尾還噁心的加了幾個高調的愛心


雖然無視了漢吉古怪的提議,但艾爾文團長已決心要將阿爾敏提拔為參謀長,雖然他的戰績仍是慘淡的零蛋,但戰略上卻是大大地超前了同期和前輩,連只是稍微接觸過的漢吉也對他讚賞有加。

不過,人的長大,總是要有代價的。

「…晚安,祝你有一個好夢。」無論是將來有無數的地獄,還是人性之間的明爭暗鬥,只願在此時,可以有一個安心睡覺的場所。艾爾文將被單安放好,滿意地看著對方沉睡的臉龐,才站起身,拿起了另一個被單和枕頭,走向門外的辦公室。





被炎熱的陽光照射時,阿爾敏才呻吟著睜開雙眼,一時間無法思考當前的環境。不應該存在的書櫃﹑不應該看到的日昇烈陽﹑此時此刻也不可能在這裡。阿爾敏眨了眨雙眼,努力尋找昨晚的記憶…

阿妮﹑不想回去﹑流星雨﹑團長……艾爾文團長!!!!

猛的坐起身子,連帶的嚇到了剛推開房門端早餐進去的艾爾文。

「啊…早安。」艾爾文將手中的早餐放在床邊的小櫃上,坐在床邊壓住想下床的人兒。「先別急著起床,剛剛進來時發現你有點發燒,看來是多天來的疲累一下子積累起來了吧。我已經叫醫療隊稍後時間過來,有關你今天的安排也已通知班長代為請假了。」

艾爾文將早餐上的熱牛奶遞過去。

「多少吃一點吧,趁不忙的時候好好休息,有時候休息也是身為士兵的任務之一哦。」

接過對方手中的熱牛奶,阿爾敏才發覺自己的身體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乖乖地將手中的牛奶喝完,艾爾文接下杯子,但沒有將早餐盤上的麵包遞過去。

「身子不舒服就別吃太飽了。」艾爾文把手中的杯子放回去餐盤中,再伸出手大力的揉了揉那柔軟金黃的頭髮。「不要想太多,今天就讓它放空一天吧。啊,對了,明天開始就不用跟新兵和班長開會了,以後就跟隨我出席上頭的會議吧。」

「咦?」

艾爾文有些好笑地看著被突然的消息嚇呆的阿爾敏,將身子向前抱著阿爾敏有些瘦小的身子,低聲地說:「跟隨我,我會將你成為將來的刃劍,成為你的好友們…以及全人類新的希望。」

「我…為什麼…?」

艾爾文放開懷抱,疼惜地看著慌張的阿爾敏:「這樣你就可以在我的位置,親眼見證所有的戰場。其實有很大部份,是我的私心…如果說,我希望你多依靠我,我也希望我盡可能發揮你的實力。你是我不可或缺的存在…」

阿爾敏震驚地看著對方,雖然對方沒有明說,但他話中的不容拒絕的語氣,卻又實實在在的──分明是告白!

「狡猾。」

「咦?」

「你明明就是想我留在你的身邊。」阿爾敏苦悶地說。

艾爾文笑了笑,再次伸出雙手,將對方抱進懷裡。

「不,是想你永遠都留在我身邊。」艾爾文糾正對方。「但我是認真的,我會在不久之後向上層提名你成為參謀長,將來還有很多道路要走,所以我們也不急於一時,慢慢來,好嗎?」

阿爾敏抬起頭看著眼中只有疼惜的團長,輕嘆了一口氣。

「艾爾文.史密斯。」毫不客氣地直呼全名,阿爾敏將臉頰埋進對方的懷裡,用手緊抓著對方的外套。「我早已將心臟和信任交予了你,所以,我為什麼要說不?」

吃驚地看著對方的耳背露出可疑的粉紅,艾爾文滿足地再次緊緊地擁抱對方。

「啊啊。那就只跟隨我吧,我親愛的阿爾敏。」

只要有你在,再多艱難的道路,也有你並肩而行。

即使會被里維兵長和艾連發現自己和團長的關係,也已是將來的事情了。

但想必,他們也不會因此而為難自己,反而會是祝福的一方了。

雖然里維兵長很有可能趁此機會敲詐團長就是了。阿爾敏在想到未來的景況,偷偷地在艾爾文的懷中偷笑了。





**完**

啊啊啊打了一個下午終於打完了!!!

卡文兩天還要被50話的讓明炸個體無完膚,我還是堅強地寫完它了!!!

我要找利艾文療傷中……T^T

後感等我看完電影再來寫~www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