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 隕歿 (全)

# 團明 -> 讓+明

# 有利艾成份

# 死亡梗 

 

 

 

 

死亡一直都跟隨著每一個人,每個人也會懼怕著死亡。如黑夜時,死亡會伴隨著寧靜而來;而白天時,死亡會伴隨著絕望而來。與死神共舞的人,反而更能體會活著的可貴。但正如所有故事,都有終章的一天,人的生命,也有盡頭的時候。

 

「艾爾文…他的情況怎樣了?」

 

自人類獲得最後的勝利的那天,以艾爾文為首的前輩們在被王城授以最高榮譽的名份後,就很乾脆地從調查軍團退下來,交予更有將來的後輩。經過幾年的牆外遠征,調查軍團在駐扎軍團前往更遠更大的地方進行開闢土地後,終於獲王室正式批准調查軍團大部份人的退團或休假申請,回到牆內與家人共聚天倫。

 

「不怎麼好…。」阿爾敏剛從王城的會議抽身,就碰見已升為憲兵團分隊長的約翰。「先不說他的傷,但似乎年齡也影響到他…。」

 

一說起自己的伴侶,正值青年的阿爾敏滿臉擔憂。自退出後,艾爾文有幾年都以朋友的關係跟隨調查軍團參與遠征,但在最近的兩年,舊患深深地困擾著已失去右臂的團長,身體也一下子變壞,曾經有幾次都是從鬼門關拉回來。

 

「不要太勉強。要我在王城內介紹醫生給你嗎?」約翰拍了拍阿爾敏的肩,要對方不要太過擔憂。但他也知道,艾爾文大概有可能堅持不了即將來臨的寒冬。

 

「不用了…。前前後後也看了很多醫生,都說我最好要有心理準備。」

 

「這樣啊。」

 

「不過還是謝謝你,約翰。如今就只有你一直都陪伴我左右呢…。」阿爾敏苦笑,但臉上還是有著無言的感謝。

 

自己的好友,米卡莎在最後的戰場裡,為了保護艾連被智慧型巨人以重擊喪命;而艾連在與里維兵長逃去遠方後,在數年後,里維兵長帶著艾連的遺體回到城內,一年後里維兵長也因長年的舊傷與失去愛人的悲傷下與世長辭。104期的訓練生,雖然有部份仍然活著,但都相繼在這幾年失去聯絡。

 

「說什麼呢。」

 

阿爾敏笑了笑,走出大門後對約翰告別。

 

走到大街上,迎面而來的是吵鬧的聲音,阿爾敏走向經常到訪的一間小店舖,打開門迎面而來的是高興的叫聲:「阿爾敏~~~~!!」

 

「漢吉前輩你還真有精神啊…」阿爾敏笑著走上前,眼前的漢吉並沒有因時間的洗禮而改變,反而在王城不遠處的熱鬧地段開起了小藥房。「我是來拿一星期的份。」

 

「好的。艾爾文還是沒什麼好轉嗎?」

 

「嗯…。」

 

「這樣啊…。我下星期再帶醫生過來覆診,沒問題嗎?」

 

「沒問題。」阿爾敏看著漢吉忙碌的背影。「我向王城請了半年的長假。現在要我參與的事情已經不多,即使有,我想分隊長一定可以應付得來的。」

 

漢吉稍稍瞄了瞄阿爾敏,嘆了一口氣。

 

「給。」將手中的藥材打包好,交予對方的手上後,才大力地揉了揉對方的頭髮。「別太擔心別人,都瘦下來了怎麼會有力氣照顧他啊。」

 

「漢吉…我已經不是小孩子。」

 

「對我來說你也就是小鬼一個啊。」所以更擔心你啊,笨蛋。漢吉突然想起了早前已故好友,里維兵長曾在與自己埋葬好他的愛人後,所說的話。

 

艾連他…某意義上,他是被巨人殺死的。因為巨人化的後遺症,即使已看到他心願之久的大海,但他最終…還是比我先逝去。漢吉,他最後是哭著求我,要我一定要帶他的遺體回去,然後活下去。可是…如今我該憑什麼而活呢。

 

「漢吉前輩?」

 

「啊…沒什麼事就快點回去照顧他吧。」漢吉從回憶回過神來,笑著搖搖頭,再朝準備離去的阿爾敏揮手。隨著大門的關上,漢吉寂寞地垂下手,看著不遠處掛著的黑白素描畫像,上面站滿的是850年準備前往抓補女巨人前,仍存活著的調查軍團的士兵們。

 

離開漢吉的店後,阿爾敏快步地穿過大街,再熟練地走過無數的小巷,來到的是一間小屋。當初為了方便照顧,曾想在王城找一間有著齊全設備的房子,但艾爾文卻搖搖頭,最後選中的是,離王城不遠,但又足夠安靜的地方。

 

「艾爾文?我回來了。」

 

拿出鎖匙打開大門,阿爾敏看著正在看書的男子,放鬆地呼了一口氣後,將手中的藥材和文件都放在餐桌上,捲起衣袖走向外面準備打水。

 

每次回來都要確定他還活著,深深害怕他會一睡不起。上個月才剛從鬼門關拉回來,阿爾敏在艾爾文醒來的時候,在他的面前失聲痛哭。醫生說過,他能堅持到現在,已是奇蹟了。

 

「我來幫你洗刷身體吧。」阿爾敏再次走進房間,將手中的木盤放在一旁的小櫃上,艾爾文也放下手中的書,解起自己的衣服。「剛跟王城請了假,有半個月的時間可以和你在一起,要不要去什麼地方看看呢?」

 

艾爾文瞇起眼睛看著低著頭洗刷自己手臂的阿爾敏,靠在枕頭上說:「你也知道我的身體吧,已是下一會兒床都會被你罵個半死的情況了。這樣就好…」

 

「嗯…。那…明天我去你最愛的餐廳拿一份你愛吃的東西,好嗎?接下來…我想我可以叫人訂做一架輪椅給你,你不必下床走動,我也可以帶你外出走走。我怎麼當時就沒想到啊…」

 

「阿爾敏…」

 

「還有,剛剛碰見約翰,他說很久沒看到你,有點擔心你的情況呢。」

 

「阿爾敏。」艾爾文伸出手壓了壓不斷洗刷手臂的阿爾敏,發現對方的手不斷的顫抖,「夠了。你對我真的太好了,真的夠了。」往上摸著對方的臉龐,撥開黏在臉上的金髮,嘆了一口氣。

我不怕死亡。艾爾文最後還是沒說出這句,看著眼前已獨當一面的阿爾敏,為了可以跟艾爾文留在王城,本應跟隨軍團外出遠征的他,硬是留了下來,甚至還想著要退位。最後是艾爾文和司令的勸阻下才收回成命。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請允許我有最後任性的願望…。」阿爾敏如此聰慧,連對方在想什麼他都可以猜中七八成。「可以跟我作最後一次的遠征…不…旅行嗎?」

 

 

 

 

 

 

 

「喔。」漢吉帶著醫生探視艾爾文,從對方口中聽到阿爾敏準備與他遠行的消息時,只是淡淡地說:「那太好了,不是嗎?」

 

艾爾文靠著枕頭坐在床上,歪著頭看著窗邊飄起的白紗,臉上平靜的神色看不出對方的思緒。

 

「身體情況暫時穩定下來了。」醫生收回器材,但神色嚴肅地詢問了一句。「最近味覺開始倒退了吧?不要對我隱瞞啊。」

 

「嗯。」

 

「果然…。」

 

漢吉雖然只是站在一旁看著,醫療上的知識也不太多,但多少還是感覺到醫生最後想說的是什麼。先是四肢的感覺,然後是意識經常中斷,最後是味覺…。雖然不太想承認,但在了解對方的病情後,感覺到渾身的冰冷。

 

死亡,已經不遠了吧。

 

「不要跟阿爾敏說,漢吉。」艾爾文補充一句。「明天就要出發了,就這樣就好了…。」

 

「艾爾文…」

 

艾爾文轉過頭看著漢吉,呆了幾秒後,苦笑地說:「你哭什麼啊…。」

 

「還不是你這個混帳笨蛋!你也好,里維也好,個個都是笨蛋啊!」漢吉哭著大叫。即使在巨人時代,漢吉從沒流過一滴淚,理由是當時都已經這麼殘酷了,將自己的眼淚貢獻給巨人什麼的也太難看了吧。但如今看著自己的並肩戰鬥的好友們都相繼在這和平時代逝去時,忍不住在想,這大概都是身背負眾多人命之下不可抗拒的命運了吧。

 

「我現在也幫不了你了…不過為了讓你感覺好受一點,我改了一下藥方。等會叫阿爾敏那小子去漢吉那裡拿藥,照舊定時服藥。」醫生看著艾爾文嘆了一口氣,自幾年前被漢吉連拖帶拉地來到這裡,即使病人有定時服藥,也有細心的照料者,但病人的身體依舊如醫生當初診斷的最壞情況,一點一滴地崩壞著。

 

自人類最強後,現在就是人類希望的逝去。雖然沒有漢吉他們曾經與他們出生入死,但也從他們的談話之中得知當時的殘酷景況,作為一位一直之來的聆聽者來說,他們的相繼逝去,多少還是有點難受。

 

「好了,我們該回去了。」

 

「麻煩你了,醫生…還有漢吉。」

 

「說什麼啊。」醫生收拾好器材,拿起工具箱,最後還是言重心長地說。「要保重身體啊。」

 

「啊啊,我會的。」

 

好不容易送走了醫生和漢吉後,艾爾文有些疲憊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外面陽光透過樹林下散射下來,耳邊隱約可聽見的鳥兒吱吱喳喳的叫聲,以及看到樹上有幾隻頑皮的松鼠上下蹦跳來回樹枝間。

 

即使人類再怎麼軟弱,但生命仍舊如輪迴般不斷地在這世上出現新的生命,正如絕望之時,希望必定存在。在幾年前曾在禁書中看現的字句,當初不很明瞭當中的意義,但一旦安定下來,再回首往事時,才發現那字句又是多麼的呼應。

 

「啊啊…活到現在…真的太好了啊。」

 

艾爾文閉上雙眼時,嘴角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放開雙手,手中原本捧著的白花花瓣立即隨著風飄向空中。

 

「阿爾敏。」約翰穿著只有正式場合才會穿著的長軍服,從北方吹來的強風帶起了長外套,拍拍作響。

 

「…約翰,本來我是想跟他一起再次去看一次那美麗的大海。」阿爾敏低著頭,金色的長髮垂下剛好蓋住了臉上的淚痕。「可是,只是一天…就只有一天,就這樣離開了…。」

 

約翰看著對方的背影,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站在對方的背後,緊緊地握著拳。

 

當天阿爾敏趁著醫生探訪艾爾文時,外出為第二天的出門準備,當時他的臉上雖然仍有憂慮,但還是很積極地準備著一切,還跑來找約翰要求幫忙。

 

只是天意弄人,偏偏就在醫生離開後,阿爾敏抱著出遠門要用的東西回到屋內時,卻發現艾爾文已在床上安詳地逝去。他當時崩潰地抓著約翰,看著漢吉跪在床邊無聲地哭泣著對方的逝去,以及醫生臉上一臉遺憾的臉色。

 

約翰當時很冷靜地安排了士兵快馬傳遞艾爾文逝去的消息,也交待了其他士兵其後的安排。當士兵抬著棺材進入屋子時,阿爾敏像是失去浮標般撲上艾爾文的身子,強行拒絕了士兵接下來的行動。無助的士兵看著約翰,後者只好搖搖頭,讓士兵在外面待命。

 

他知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進入不了阿爾敏的耳中。

 

曾經許諾要永遠陪伴的另一半,卻阻止不了命運的戲弄。

 

當天阿爾敏陪伴艾爾文一天後,終於恢復理智地走出屋外,請求士兵處理遺體。

 

兩天後,王城宣佈了當代唯一偉人逝去消息,原本只是報時的鐘聲,在日落時分莊嚴地響了三下低嗚的鐘聲。全城市以及牆外的士兵,無論是憲兵團,駐扎軍團還是調查軍團,甚至是已經退出的士兵,都同時放下手中的工作,朝艾爾文逝去的屋子方向,整齊地做著完整的軍禮,大聲地叫著幾年已經沒再聽見的誓言:「為人類獻出心臟!」

 

約翰事後還苦笑地說,已經有多年都沒看過別人行這麼完美的軍禮啊。

 

「吶。約翰。」阿爾敏看著豎立在山上的墓碑。「艾爾文他會不會已經看到大海了呢?」

 

「啊啊…。大概會看到的吧,別忘了還有艾連也在那裡。」

 

「也是呢。」

 

走上前,約翰強行地抱著明明已經長大成人卻仍舊瘦削的身子,讓對方靠在自己的懷抱之內,然後低聲地說:「艾爾文團長已經完成他的使命,往後的日子,你要為你自己而活。」

 

「…謝謝你…。」阿爾敏緊緊地抓著對方的衣服。「他一定會如你所說的,已經跟隨艾連他們看到比我們更多的風景了吧。」

 

約翰拍了拍對方的頭,微微地點點頭。抬頭看著被許多花束環繞著的艾爾文墓碑,突然被強烈的風吹起,約翰連忙閉上眼避免風沙入眼,待強風稍微平靜的時候,才慢慢地張開雙眼,眼前的景況一瞬間連自已的心也強烈地漏跳了一拍。

 

是艾連﹑米卡莎還有里維兵長,以及溫柔地撫摸阿爾敏頭髮的艾爾文團長。

 

『雖然你不是很可靠。』艾連一如往常地大咧咧地笑著。

 

『可以拜託的也只有你了。』米卡莎少見地溫柔看著自己,紅圍巾隨風飄起。

 

『要好好照顧他啊。』里維交叉雙手說著。

 

艾爾文一臉不捨地看著正在懷內哭泣的阿爾敏,對自己說了一句。

 

『阿爾敏,就交給你了。』

 

眨了一下眼,原本站著四人已消失,只剩下四周飛舞著的白花花瓣。

 

「嗯。」

 

約翰稍稍挺直了身子,低聲地答應他們。

 

以後道路會如何,我許諾你們,一定會陪伴阿爾敏走到最後,永不食言。

 

所以,你們放心吧。

 

 

 

 

 

 

 

豎立在山上的墓碑,向南可看見連綿不絕的草原平地,向北可看到大海的水平線。向東可看到從遠處的山背升起的日出,向西更可看到由平地升起的月亮。

 

被無數花束圍繞的墓碑上刻著:

 

獻給人類的希望

 

艾爾文.史密斯

 

於869年9月2日長眠於此

 

最末有一句小字。

 

給我的最愛,獻上最美的風景。阿爾敏敬上。

 

 

 

 

 

 

 

 *** 

寫完了!最痛的死亡梗…(掩臉)

其實是某天早上醒來時,突然想起,即使人類最後得到了自由後,但生命之中仍舊不可避免的,依然是死亡。

雖然很痛,可是艾爾文終究一定會比阿爾敏先逝去…。所以最後還是給約翰一個甜頭,嘛,我不反對讓明啦,但阿爾敏的心裡已經有已經逝去的愛人,約翰是沒法替代那地位的。所以他當下只可以做的,只有陪伴阿爾敏了。

總之寫了快兩天,完成了最痛的文我好開心!(掩後頸


评论 ( 1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