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 隕歿.前(全)

#團明

#<隕歿>衍生

#應該沒有痛…。

 

 

 

把營地的帳篷設置好後,對誠惶誠恐的新兵揮揮手,艾爾文才走向中間不遠處的其中一個帳篷前,坐下來把手邊的乾柴丟進營火中。

 

現在是接近黃昏時分,除了新兵留下幫忙架置帳篷,其餘的士兵都自動自覺的各自行動,有的結隊前往森林更深處查探地形,有的則輕鬆地一起去打獵準備今晚的伙食,有的則想辨法張羅食水等等。與其說是各自行動,倒不如是因為巨人時代時,他們都是這樣過著牆外嚴峻的生活而累積下來的習慣。新兵因為經驗不足,常常被前輩們指揮擔當後援角色。

 

雖然新兵們都略有微言,但膽怯於前輩們的輝煌戰績,加上源於前任和現任團長的敬愛和仰慕,他們才會現在乖乖地做新兵應該做的工作。

 

「晚安,阿爾敏。」艾爾文看到左方的帳篷走出一位同樣是金髮的青年,微笑點頭道安。「他們還沒回來,要不要過來休息取暖?」

 

將頭髮隨意地綁起來,被叫阿爾敏的青年走過來,手中握著羊皮紙,坐在艾爾文旁邊,有些疲倦地伸了伸懶腰。

 

「嗯──啊。」

 

「還在檢查地形?」

 

「啊,這個嗎?」阿爾敏打開羊皮紙,在大腿上攤開。「是幾天前有士兵拾獲的東西,上面有地圖,但因為寫下來的文字不是你我都熟悉的,所以剛剛是研究這東西才會搞到那麼晚的──嗯,他們真的只是去獵取食物嗎?都快要天黑了啊。」

 

艾爾文用長樹枝將未燒紅的乾柴推近火堆中,即使已是春天的季節,但森林的溫度會在晚上再下降幾度,即使已穿了外套,但仍舊感覺到刺骨的冷意。

 

阿爾敏盯著火焰一會,隨即嘆了一口氣,站起來走回原本的帳篷內,不一會就拿出了一張旅行用的布毯,再次坐回艾爾文的旁邊,用力一揮,軍綠色的布毯剛好地披在兩人的身上,擋住了森林間不時吹過的涼風。

 

「晚上會很冷,小心著涼。」阿爾敏邊說邊再次打開羊皮紙。「你看這裡,如果我沒看錯,應該就是我們身處的地方,不過上面是說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然後就是這個圖案,我想你應該知道,是大海的波浪。如果明天計劃不變的話,應該再過幾天就可以看到大海了。」

 

艾爾文安靜地聽著阿爾敏興奮的解說,將布毯調整好後,才將眼光放到羊皮紙上。雖然上面的文字一如阿爾敏預想,是連自己也未曾看過的文字,但圖畫還是好好地傳達了地圖應該有的訊息。

 

「剛聽一位士兵說,他這幾天都嗅到了腥味,然後還跟我抱怨是不是他嗅覺出問題…。」

 

想起在下午時,一位士兵苦著臉找上阿爾敏,起初阿爾敏只是拍拍對方不要太在意,但突然間想起了早幾年曾經看過的禁書之中,就有提到海洋的氣味。

 

海洋的空氣,充滿了咸味和腥臭。但每呼吸一秒,就像是吸入了海洋浩瀚的生命。

 

「不過我不打算告訴他就是了。」阿爾敏低頭笑了。「反正答案遲早會出現,就等他來發現好了。每天的發現都是新鮮的事物,真的很棒!」

 

艾爾文沒有說話,但同樣點點頭,伸出左手將對方的金髮撥進耳後,疼愛地撫摸著。他知道對方的夢想,就是有一天可以看到美麗的一海,與艾連﹑米卡莎一起。但如今只剩下阿爾敏一個人來實現三人之來的願望,艾爾文禁不住地想,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奮鬥到現在呢。

 

阿爾敏將手摸上對方的左手手掌,在臉龐上蹭了蹭,安靜的四周只有不遠處傅來的吱吱喳喳的鳥叫聲和風吹過樹林間的聲音。他知道艾爾文在想什麼,但他也不願蒐方為自己而心疼。雖然好友的逝去是他一生之中最痛苦的事,但艾爾文現在就在自己的身邊,那就足夠了。

 

「不要為我傷心。」阿爾敏吻著對方的左手。「你在,就夠了。」

 

「你啊…我在想什麼都被你看穿了。」艾爾文苦笑地說。「我們還是想想有什麼更快的方法前往大海,如果照此速度,很可能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到達。而且方向也要先確定,地圖看起來很準確,但亦有可能會偏離,畢竟只要出了森林的話,就會是容易迷失方向的草原平地。」

 

「我也在想方法,如果明天天氣好的話,應該可以憑影子來確定方位,要是天氣轉差,雖然我也不是太信任發明家的東西,不過我還是希望他們做出來的方向針會有幫助吧。」阿爾敏嘆了一口氣。「雖然已經想過外面的世界會是比想像中的大,但沒想到花了幾個月仍未走完整個地方,更不用說大海了。」

 

「一定會看到的,你都堅持到現在了。」

 

「嗯。」

 

艾爾文看著突然孩子氣起來的阿爾敏,笑了幾聲,然後趁新兵都不在附近的時候,將布毯提起來,剛好蓋住了兩人的臉龐。

 

在黑暗之下,阿爾敏的碧藍雙眸儉像是帶了些許的星光,在艾爾文炙熱的眼前閃爍著。隨著阿爾敏緩緩地閉上雙眸,前團長艾爾文也將自己的嘴唇覆蓋在對方微涼的嘴唇上,稍微地用了力。

 

阿爾敏像是回饋對方的炙熱的感情,也微微張開嘴,讓對方進入自己的口中,翻弄自己的舌頭,頑皮地用舌頭互相追逐著。

 

如此地忘情地一會兒後,聽見不遠處傳來的談話聲,才分開對方,將布毯放回兩人的身上。但緊握的手,在忘情之中不知不覺地交握著。沒有什麼愛的話語,只是一個眼神,都包含著無盡的信任和理解。

 

「艾爾文團長,阿爾敏團長,晚安。」其中一名女士兵看到他們並肩而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禮貌地道安,並將手中的獵物拿起來搖了搖。「我們獵到了不少食物呢,今晚你們想吃什麼就盡管說吧。」

 

「你們有什麼我們就吃什麼好了。」阿爾敏微笑地說。

 

「我也是。」艾爾文點點頭。

 

「那我們就先準備晚餐吧,這營火就交給你了。」

 

阿爾敏點點頭,看著他們離開後,然後無奈地對艾爾文說:「為什麼他們對我都沒對你這麼好?我都被命令了啊…」

 

「啊哈哈哈哈──有什麼不好,大家是信任你才會對你沒大沒小吧。」

 

「艾爾文團長!」阿爾敏惱怒地瞪著對方。「啊──算了,有機會我一定要退位!退位!」

 

你大概有好長時間都不可能會退位。艾爾文偷偷地補充了一句。加油吧,我親愛的阿爾敏。


--

隕歿的衍生。
尚未發現命運仍舊甜蜜的兩人。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