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兵/利艾] 光與暗 - 1 服從

「這位是新來的士兵,里維。」

艾爾文站在操場上,向自己的下屬介紹旁邊的新兵。

下屬們面面相覷,一來因新兵並沒有受過正統的士兵訓練,身上卻穿著代表調查軍團的外套;二來里維這名子在憲兵團裡相當有名氣,如果有留意憲兵團的動向,一定會聽到「地下最強.里維」這名字。如今卻被分隊長艾爾文收為自己名下所屬的士兵,自然引來懷疑與好奇。

「下星期開始會跟你們一起訓練,漢吉﹑米可跟我來。其他就原地解散,明天會由班長各自帶領繼續加強訓練。」

從頭開始到現在不發一言的里維,一臉煩躁地看著艾爾文與兩位戰友交談。

今天正好是由艾爾文帶領里維離開地下街的第三天,由陰冷的地下街走到滿是陽光的地上,里維花了足足一天才接受這轉變;然後就是艾爾文耐心地私下教導軍訓,為了記住煩悶又沉長的軍訓又花了一天。

但是里維從來都覺得那軍訓是沒必要全部記下來,對他來說,只要可以在巨人的口中活命,就夠了。其他的東西對現在的他來說,並不重要,當然也包括了艾爾文總是苦口婆心地說「耐心,里維,要有耐心。」

「……就這樣吧。」總算交待好一星期的工作,艾爾文臉上並沒有輕鬆的神色。為了勸說里維加入調查軍團,已經花了預想之外的時間,現在最重要的,是要里維由頭開始學習這裡的一切。

「我相信你的做法,接下來就交給我吧。」個子高大的米可拍了拍艾爾文的肩,然後帶著幾分的同情看著站在一旁的里維,轉身而去。

「里維要加油哦--下星期再見啦,小里維!」總是高情緒的漢吉笑著對里維說,還很乾脆地無視了里維拋來不肖的白眼。

艾爾文看著兩個心腹都離開後,才轉過頭對里維說:「今天是第一天,我還可以允許你的無禮。但由現在開始,你要學習跟他們相處,還有,要學習服從上頭--里維,你現在是調查軍團的士兵,不是地下街最強,明白了嗎?」

「艾爾文,我想你還是完全沒明白,我以所以答應你,是因為我想要殺巨人,而不是跟你們玩愚蠢的過家家。」

「里維。」艾爾文仍舊冷靜地對他說。「對你來說是很愚蠢,但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你真的要重新開始學懂去相信你的伙伴。」雖然早已領教過對方的冷漠,但還是忍不住心裡哀嘆。調查軍團雖說是怪人集中地,但這並不代表他們不團結,有經驗的前輩總是耳提面命地強調合作的重要性,特別是面對巨人。

沒有人可以獨自挑戰巨人還能全身而還,就目前來說,可以做到的人,用手指也數的來。

「好吧。」里維苦悶地點點頭,不是他不想,而是在地下街的時期,信任就是一個可笑的名詞,只有欺騙和詐取才是活下去的唯一方法。艾爾文看著里維,只好隨他去,信任這東西要用時間去證明,但他相信那一刻一定會到來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提升里維的戰鬥能力,雖然地下最強也就代表對方對戰鬥也有一定的經驗,但如果是面對未知的巨人以及牆外無法預知的世界,就只有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加強訓練。

「上午先加強體力的訓練,米可會在操場上等你,你就跟他學習吧。至於下午,吃過午飯後就來後方的森林。」

「是。」








「嗚哇!可惡!放我下來!」

里維被艾爾文倒吊在空中,一臉不服輸地在空中亂蹬亂踢,反而使到已經腦充血的臉孔更加鮮紅。

「在你習慣說請這一個字前,我是不會放你下來的。」艾爾文細仔地檢查繩索,確定已經綁的結實後,才抬起頭看向上方的里維。「今天早上,你好像還沒了解服從這兩個字。我應該有跟你說過要跟米可一起學習?可是為什麼最後米可會全身是傷的回來呢?回答我,里維。」

「都是米可那混蛋!說什麼要跑五十個圈!」

「對士兵來說,五十圈還只是小兒科,里維。」艾爾文皺著眉頭說。「那為什麼最後演變成打鬥事件呢?」

「有人侮辱了我!如果不是米可,我一定可以教訓那混蛋!」

艾爾文聽到預想之中的原因,深深地在心裡嘆息。其實一早已從米可那裡知道了前因後果,只是兩人的搏鬥經驗上差異太過巨大,為了制止里維對其他人出手,不得不掛一點彩才能制服對方,米可事後還打哈哈說以後真的要加強搏鬥的訓練。對老友米可道歉後,艾爾文雖然沒有生氣,但也深覺如果不讓對方了解服從和忍耐的意義,那拉攏對方進入自己的部隊就沒意思了。

所以現在才不得不出此手段。

雖然倒吊不會危及對方的生命,但長時間下來還是會讓人頭昏眼花,雖美其名是懲罰,但也是訓練的一環,為了讓身體了解倒吊的可怕以及適應倒吊,可以說是為了更加熟習立體機動而設的其中一門訓練。

但艾爾文沒有說明,只是以懲罰為由,提前開始了倒吊的訓練。只為了讓他更快明白服從的意義,不先做到這一點,接下來的訓練就不可能如期順利展開。看著對方在空中亂踢亂蹬,艾爾文只是淡淡地說:「倒吊兩小時。」





* * *





「兩小時!」艾連吃驚地大叫。「連我們最長也只有半小時的啊!」

里維黑著臉說:「我也是過了很久才知道一般的新兵也只會吊半小時,只能說艾爾文他這個老滑頭為了要我成為獨當一面的士兵,不得不出此下策吧。」

「那兵長最後……。」

「那當然還是暫時當作服從而已。倒吊兩小時真的很要命,為了活命就只好先裝作服從他。」里維扶了扶額,即使過了一段時間,只要一想起當時的情況,倒吊的糟糕感覺又再回到身上來。

「不過,真正要服從,還是那以後不久的事情呢。」里維對艾連補充。「你也知道的,就是牆外調查。當你見識過真正的地獄,再說什麼也比不上巨人的恐怖吧。」

「嗯…。我知道。」

艾連完全明白,當時第一次看到巨人時,那恐怖的感覺就連自己也站不起來,很多新兵都因為親眼看過巨人而失去了戰意。

「不過現在時間已經太晚了,明天我再來跟你說吧。」里維吹熄了提燈內的火焰。

地下室再次回歸靜寂。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