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團明] Oath (全)

#內容完全混亂

#51話後劇情妄想

 #完全看不出有團明 (?) 



 

  

 

 

「我願意為人類的復興,獻上心臟。」

「艾爾文.史密斯,在此宣誓。」

「為瑪麗亞﹑為羅塞﹑為席納之牆,必死捍衛。」

「誓以此誠。」

 

* * *

 

「阿爾敏,你就在這裡等我吧。我想這次的王室召見應該還用不上你的出場。」

「是。艾爾文團長。」

隨著門的關上,阿爾敏擔憂地站在王城客房的中央。調查軍團雖已查明巨人的真相,但相對的代價也很大,原本已人手不足的調查軍團已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士兵,而被派往支援調查軍團的憲兵團精英更是近乎全軍覆沒。而艾爾文則是失去了右臂,幾天來一直都排迴在生死邊緣,好不容易才恢復過來,卻又收到王室召見的成命。

雖然艾倫暫時被里維兵長收藏起來,但里維說只要艾爾文有任何命令,阿爾敏都必須在場。一來為了協助艾爾文團長,二來也為了艾倫。


「現在的艾爾文是最危險的。」里維在送阿爾敏回調查軍團時提醒。「他所下的決策可以左右很多人的生命,早前也說過,今天我也再提醒你一次,要拼命去思考你應該要做什麼。」


但是回到調查軍團時,艾爾文並沒有任何不妥,只是很平靜地接受了自己失去右臂的事實,阿爾敏有些吃驚對方接受事實的程度。艾爾文也同時地接受了里維私下組成新.里維特別班的決定,沒有多問什麼,只是默默地在紙上歪歪斜斜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而調查軍團也慢慢地調整過來,有些小隊已開始了平常的訓練。

阿爾敏依然感覺到艾爾文團長並不滿意現狀。

為什麼?他拼命地想,依然是想不出在哪不對勁。

站在房內皺起眉頭思考,阿爾敏完全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直至憲兵團士兵急急趕過來敲門時,才回過神。

「阿爾敏.亞魯雷特士兵?」

「是?」阿爾敏看著士兵臉上慌亂的神色,開始不安起來。

「請你盡快前往治療室,艾爾文.史密斯團長暈倒了。」

「什麼?!」

 

 

 

「沒什麼大礙。」醫生收回聽診器。「只是睡眠不足而致,這幾天就讓他好好休息吧,真是的,剛失去了右手還要硬著頭皮工作。」

阿爾敏連忙站起來,送醫生出門後,呆了一會才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走回床邊,看著因藥力影響而沉睡的艾爾文,阿爾敏細仔地將對方額頭上的冰毛巾放好,拉過椅子坐在床邊,然後將被主人遺忘的文件拿起來。

既然已經被醫生強制休息,團長的工作就只好暫時由阿爾敏代為處理。里維兵長有自己的特別班要忙,漢吉也正忙著調查巨人是人類的真相,剩下的分隊長卻在一星期前已壯烈犧牲。幸而平時也有協助團長,阿爾敏邊想著,邊細仔地看公文。

將一頁又一頁的文件細仔閱讀,然後比對,修改,再比對,再修改,十頁的公文都已處理完畢。但阿爾敏在看公文的過程中,已發現艾爾文對現狀的不滿之處在哪裡了。

資金不足。人手不夠。戰力不足。

這些都是調查軍團的最大缺點。如果有米可分隊長在,他多多少少還可以分擔這工作,作為一個需要與王室周旋的士兵來說,里維太過強硬,漢吉又不適合(沒人會像她那麼愛巨人吧?)。而如今艾爾文得自己將責任全數背在自己的身上,王室雖然沒有對增加提供資金有任何異議,但卻堅決不肯撥出憲兵團或駐紮兵團的士兵。

沒士兵只有資金的話,牆外作戰只會淪為空談。

阿爾敏沈吟了一會,站起來,看著艾爾文的睡臉,然後將身上的立體機動裝置脫下來放在一旁,輕步離開治療房。

 

 

「你為了誰而死。」

艾爾文站在牆上,面對米可的質問。

「你為了誰而活。」

米可揪起了艾爾文的衣領

「你要為了你自己而活。」

艾爾文的碧藍眼眸映出了米可強烈的意志。

「為了你自己所愛之人。活下去。Toujours**

 

 

 

好不容易才從渾身是汗的夢境中脫離出來,艾爾文有些痛苦地睜開雙眼,看見只有一點火光照明的房間,看來自己在會議中失去意識後已過了一個下午的時間。

突然感覺到床邊的重量,艾爾文艱難地轉過頭來,看見阿爾敏正趴在床上睡覺,身邊有一疊放得整齊的文件。眼尖的他發現有一封不屬於阿爾敏字跡的信封,放在自己的耳旁。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信封,將快要掉下來的毛毯重新拉回阿爾敏的身上,才用左手吃力地打開信封。


致 艾爾文.史密斯閣下,

得悉你的身體正在康復,老夫深感安慰。有關你的要求,阿爾敏已代替你再次向總統進言,幸得阿爾敏那聰敏的機智,總算同意公開徵召士兵。雖微不足道,最少也是一個好開始。

阿爾敏這次的果斷行動很得總統的歡心,如果老夫沒估計錯誤,明天應該會發表一個你應該會喜歡的命令。阿爾敏這次可是出人頭地呢,老夫可真替他高興。他將會被推薦成為調查軍團的參謀長,總統會為調查軍團主動加職位真的是百年一遇。

我知道你為了米可而悲傷,但要為你所愛的人而活。不要隨便獻出心臟啊,老夫還想活著看到人類勝利的那天呢。

保重身體。

達特.皮克希斯


「艾爾文團長?」阿爾敏察覺到床上的動靜,緩緩地張開眼睛。「身體沒事嗎?」

艾爾文緊緊地握著信封,因過於用力而顫抖。他將左手握著信封蓋在自己的雙眼上,拼命地不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


為什麼沒人來責難我。

 

「艾爾文團長?」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團長?」

 

我明明背負了這麼多罪孽。

 

「?」阿爾敏擔心地站起來,低下身子想要察看對方的情況,但對方突然拋開信封,拉過阿爾敏的手臂,使他失去重心跌進對方的懷裡。「團…團長?」

「叫我艾爾文。」

「欵?」

「叫我的名字。」

「…艾爾文團…」

「我的名字。」

阿爾敏嘆了一口氣。

「艾爾文。」

他感覺到自己被艾爾文緊緊地擁抱著,因為太過突然,阿爾敏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但他知道,冷酷無情的團長,正在為他那逝去的伙伴而哭泣。

艾爾文終究也只是一位脆弱的人類。阿爾敏想著,然後緊緊地回抱對方。

為了人類的復興,他們的心臟早已停止了在失去的伙伴身上。


 

隨著艾爾文恢復健康,醫生在最後診症後終於同意放行,已過了數天。在王室的好處就是吃的東西都比調查軍團的伙食好很多,壞處是得接見無數沒事有事來「探訪」的貴族成員。幸好有阿爾敏在場幫忙,艾爾文總算有幾天的安寧。

當他們都在準備離開時,突然有一位不速之客來訪。阿爾敏來不及擋下來者時,艾爾文卻先他一步微笑地對來者說:「好久不見,莉亞(Lea)。」

「艾爾文團長,好久不見。」

來者正是米可的另一好友,莉亞,是現任憲兵團的士兵。

「我知道你們要回去了。我也長話短說,雖然任命沒正式下來,我決定會回調查軍團。」莉亞將手中天藍色水晶的吊飾遞出來。「這是米可在生前交予我的東西,他希望如果有一天他戰死牆外時,將這東西由我親手交予你。」

艾爾文吃驚地收下,不過轉而一想,以米可的性格,會這樣做並不出奇。

「謝謝你。」

「那下次就是在調查軍團見面了。」莉亞微笑地說,然後彎身對身邊的阿爾敏。「初次見面,年輕的參謀長。下次見囉~」

「欵?」阿爾敏雖然知道自己即將就任參謀長,但這任命應該還沒外傳,要等數天後的就職典禮後才會正式公佈。

「你可別小看莉亞小姐的情報,過去有幾次都靠她才成功說服貴族獻出資金呢。」艾爾文看出對方的疑問,輕鬆地解釋著。「她也是米可的好朋友。」

阿爾敏點點頭表示了解後,才繼續手上的工作。

艾爾文看著手中的吊飾,微微地嘆了一口氣。

 

 

* * *

 

 

幾天後的就職典禮上,阿爾敏穿著整體的軍裝,頭髮也被米卡莎細仔地打理好。

但眾人的注目之處,卻是他的軍服之上。

艾爾文原有的水藍色水晶的吊飾,如今已轉移到這位年輕的參謀長的身上。雖然眾多人都眾說紛紜,不過細心發現的話,會看見艾爾文團長的吊飾已被天藍色的水晶所替代。

兩者同樣都是希望之藍。

隨著總統的就座,在一個陽光的下午,開始了屬於阿爾敏的就職典禮。

 

「我願意為人類的復興,獻上心臟。」

「阿爾敏.亞魯雷特,在此宣誓。」

「為瑪麗亞﹑為羅塞﹑為席納之牆,必死捍衛。」

「誓以此誠。」

 

新的希望之星,在眾人與好友的歡呼下,在絕望而殘酷的世界開始露出希望之光。

 

 

 


--

** Toujours: 法文,意思為「永遠」。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