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三山] 陪伴 (全)

心痛博多碎刀心痛山姥切近侍而寫的……(悲痛

大阪城完全不是刀可以打的地方好嗎……(哭

碎刀情節有,請小心服用。



當審神者發現博多跟自己的靈力連接中斷時,已來不及中止出陣。愣了幾秒後,收到近侍山姥切國廣傳來的繼續出陣與否的命令後,才回過神來強制全員回本丸,並連跑帶碰的趕去鍛刀室。


正在本丸休假的三日月也收到了審神者的命令,緊急更換近侍,讓自己暫代山姥切國廣並開始繁重的鍛刀任務。


不料因時間上的不合巧,三日月跟審神者來不及探視中傷回來的山姥切國廣,等到收到他狀況不太好消息的時候,已過了將近半天的時間。審神者看著鍛刀失敗的刀,疲憊的宣佈放本丸一天假期,然後連忙跟著三日月趕去手入室時,卻發現國廣兄弟焦急的站在門外。


「怎麼了?」審神者見況快步走上前,想拉開門卻發現門被內部鎖上。


「主上…」堀川擔憂地看著門,原來一開始就被他們拒於門外,雖然聽刀匠說山姥切國廣有乖乖的手入,但本人的情緒相當低落,不肯見任何人。


雖然說長年擔任近侍的山姥切國廣已不會抗拒他人的接觸,但作為總隊長兼近侍的他,總是一個人負起責任,即使審神者說其實他大可放鬆一點。三日月的到來多多少少讓山姥切多了一份危機感,但其實主要的工作都由山姥切負責,並沒有因為近侍的交替而減少。


「……。」審神者按了按太陽穴,其實她自己也不好受,只是作為審神者只好盡力壓抑情緒,拍了拍三日月,疲憊地說:「交給你了。我先去跟政府報告情況…。」說完就搖搖晃晃的走回去,嚇得山伏國廣大叫主上小心,讓在下陪主上回去。


三日月向擔心的堀川點頭,看著對方走遠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調整好自己的刀後正坐下來,對拉門說:「國廣,讓我進來,好嗎?」


雖然沒得到對方的回應,但耳尖的聽到了拉門開鎖的聲音。


「國廣?我開門了喔。」


小心翼翼的拉開紙門,看到靠坐在拉門邊的山姥切國廣,看起來已經好好地使用手速符手入完畢,身上已看不到任何血跡和傷口,三日月才鬆了一口氣。其實相比起得知博多藤四郎碎刀的消息,他最擔心的是因是次的任務頻繁進出大阪城,而無數次中傷回城的山姥切國廣。他深知對方的個性,只要審神者一聲令下,山姥切就會不顧一切的全力出陣,因而被審神者強制配上防止碎刀的御守。


山姥切蒼白著臉將頭埋進雙腿,極力忍耐不讓內心負面的情緒爆發。


「主上真的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三日月邊幫忙將手入的工具收拾好,邊跟山姥切說話。「其實主上她覺得自己應負一部份的責任--」


「是我的責任!」山姥切低著頭低吼。「明知道博多他已經重傷了,他非要說什麼還有兩步就可以掘到更多的小判…我說不過他……所以………」


三日月將手入的工具放好,然後正坐在山姥切的對面,伸出手緊握對方冰冷的雙手。


「不要責怪自己,作為刀劍,其實可以在戰場上折斷已是最好的結束了。博多他一定不想你這麼難過,況且現在主上她正全力灌輸靈力希望可以召喚博多。所以,很抱歉沒能第一時間去找你。你也不要太過自責,別忘了主上是可以靠言靈得知你的內心的想法。」三日月輕聲地說。「別讓她擔心你,要知道全本丸就只有主上和我還有國廣兄弟最寵你了。」


山姥切這時才抬起頭,紅腫的雙眸看著三日月,然後才不滿地說:「…我不需要你來寵我。」

'

聞語的三日月只是呵呵呵地笑了起來,拉著對方的雙手,走向不遠處的床鋪。


「好好休息吧,今天我會在這裡陪你,不要擔心,不要去想,好好睡一覺。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被強迫躺在床上的山姥切國廣只好拉了拉身上的被,三日月看對方已準備好就寢,正想站起來吹熄天花上的油燈時,聽到下方的人兒傳來小小的聲音。


「…謝謝你。」


三日月吹熄後再正坐陪在山姥切的身邊,微笑著說:「好了,快睡吧。」然後緊緊地握著對方因哭泣而顫抖著的左手,默默地傳遞自己的溫暖和守護。


雖然三日月早已對人的生老病死以及刀劍的逝去處之泰然,但不代表其他的刀劍同樣可以,特別是本丸自創立之來,博多是第一把因出陣而碎刀,想必對正擔任隊長的山姥切近侍帶來不小的打撃。以這情況來看,主上也許會考慮先讓已滿級的石切丸暫當總隊長,自己也會以暫任近侍準備執行即將到來的鍛刀任務。


「好好休息吧。我親愛的山姥切國廣。」



-完-



我發誓,沒鍛出博多之前我都不會再去掘大阪城了!!!!!

评论 ( 14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