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利艾] 隕歿.Sunest

#隕歿之系列文
#死亡梗
#如果看完可以再品嚐系列的團明文我會更開心 (喂)



「請殺了我吧,兵長。」

 里維驚恐地看著艾倫,他不顧因巨人化的後遺症而不良活動的身子,伸出手將刀刃拉近自己的心臟。即使看不見也聽不見,艾倫還是可以感覺到里維驚慌的神色,以及握著刀柄顫抖的手。

 從人類勝利後,艾倫在與里維兵長在牆外逃亡的日子裡,雖然辛苦,但正如他一生的夙願,在這廣闊的世界看盡了所有的事物。沙礫之平原,就是一望無際的沙漠;火炙之水,其實就是不斷噴發的火山熔岩。當然途中也不全是安全,但相比起前幾年的巨人之戰來說,這些危險還算平淡得可愛。

 然而,在兩年後到達大海後開始在海邊定居時,艾倫的身體到達了極限。

 

 

 

 

先是失去味覺。

 「艾倫,你的早餐是怎麼一回事?」好咸。

 「啊?」艾倫一邊吃早餐,一邊疑惑。「我很平常的在做啊。」

 里維看著對方,然後幾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柔聲說:「沒事。」然後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稍稍地瞄向了廚房內細仔地寫上「糖」和「鹽」的罐子。

 雖然沒有味覺也不會帶來什麼影響,但早已分不出甜酸苦辣的艾倫,只要稍微沒留意調味,有時就會出狀況。里維默默地吃著過咸的早餐,一邊估算著午餐要吃什麼才可以平衡一下味道。

 「我…又出錯了嗎?」

 艾倫盯著盤子,像一個犯錯的孩子。

 「只是有點咸。」

 「果然。」因為嚐不出味道,艾倫只是憑視覺分辨糖與鹽。

 里維站起來,收回艾倫和自己的盤子,然後在廚房內拿出兩個蘋果。

 「你嚐不出味道而已,下次我來一起幫忙吧。」

 

 

 

 

然後,過了一個月,視覺倒退

 里維將窗戶打開,早上的溫暖陽光頓時曬進整個房間。當初發現海邊有一間殘舊卻依舊能用的房屋時,潔癖的兵長有一陣子的猶豫,但考慮到他們正在流亡,再加上艾倫的身體已不容許長時間的奔波後,才咬著牙住進這殘舊的房屋。

 一開始生活後,原本殘舊的房屋慢慢地有了人氣。里維發揮了自己在地下街自學回來的技能,將破舊的東西都修理得像沒壞過的樣子;把屋外的土地做成可種植物的地方,艾倫將早前發現可食用的植物都種在土裡。

 慢慢地就會在早上和晚上時分嗅到食物的香味,有時會看到艾倫帶著兩隻收養回來的流浪狗一起在海邊散步。

 但時間慢慢的過去,里維發現艾倫開始經常宅在家中不肯出門,有時明明早上已經日上三竿仍會傻呼呼地說「什麼嘛,都還沒天光呢」時,才發現艾倫的視覺早已惡化,再也不能視物。

 當晚里維與艾倫肩並肩地坐在床上,艾倫早已接受了現實,里維知道安慰他也不會對現狀有什麼幫助。兩人沉默了一段時間後,里維輕輕地摸了摸艾倫左手,然後緊緊地握著。

 「艾倫喲。」里維輕聲地說。「我在這裡。」

 所以什麼都不要擔心。

 於是里維會開始在日出時分醒來,準備好早餐後,才拉開晚上被艾倫拉上的窗簾,讓溫暖的陽光告知已失去視覺的艾倫。雖然失去了視覺,但艾倫的生活仍如往常,只是兩隻收養的狗兒像領導主人,一隻拉著主人,一隻緊緊地走在艾倫的身邊。

 里維站在門前,看著雙眼失焦的艾倫被兩隻狗兒慢慢地走回來時,溫暖地微笑著走過去,對兩隻狗兒說聲「辛苦了,去吃東西吧」後,才拉過艾倫有些冰涼的左手,緩步走回屋內。

 關上的門發出了響亮的叮叮噹噹的聲音。

 

 

 

 

一年後,聽覺在一晚之間消失。

 這次是毫無先兆地,在艾倫一天醒來時,發現自己完全站在寂靜又黑暗的世界。即使早前視覺消失時,艾倫因為有聽覺所以還不致於恐懼,但當你突然被奪走了聽覺時,才發現到聽覺和視覺同時消失是多麼的恐怖。

 ──喀啦嘩啦!!

 不要!為什麼是我!

 ──碰!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艾倫?

 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到!

 ──艾倫!冷靜點!

 兵長!你在哪兒──!

 好不容易才安撫下來,里維有些疲憊地坐在客廳的椅子上。雖然早知他的症狀會一天比一天的加重,但沒想到來的這麼凶猛。

 回想起艾倫將自己的痛苦和恐懼都在這一晚間爆發出來,里維才知道他是抱著這樣的痛苦活下去。即使巨人已消失,但他原本堅持的世界也一下子失去了重心,世界不再需要他,連王城也想趕盡殺絕。

 但沒有人想起來,艾倫只是一個少年。他應該有自己的夢想,有自己想做的事,是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夢想被人硬生生地撕毀了呢。

 艾倫的好友,阿爾敏也許早已察覺到對方的情況,在里維策劃逃亡前,曾經告訴他。

 「里維兵長,以後艾倫就拜託你了。我知道王城想要奪走他的性命,但我想會奪走他的生命不會只是王城這麼簡單。」阿爾敏擔憂著,而艾爾文只是站在後方,默默無言地看著里維。「兵長,他還只是小孩子。」

 站起來去外面的集水箱,隨手把水潑濕臉孔,里維沉重地看著已是中午的天空,一片澄藍。

 看了一會才走進屋內,拿起放桌上的早餐,打開艾倫的房門,將早餐放在床邊的小櫃上。里維坐在床邊,看著眼睛失焦的艾倫因感受到床上的重力而四周張望。

 「艾倫。」里維推著對方的左手,攤開了手掌。然後用自己的食指,一筆一劃地寫出「艾倫」的名字。

 「你問什麼,我會用手敲你的手臀。一次是不可以,二次是可以。」里維寫了幾次,艾倫才終於明白地點點頭。

 「我聽不見了。」艾倫沙啞地說。

 喀喀。二下的輕敲手臂。

 「我會是你的負擔嗎?」

 喀。你永遠都不會是我的負擔。

 「你還會陪伴我嗎?」

 喀喀。說什麼傻話啊,死小鬼。

 然後自己傾前了身體,用力地擁抱艾倫。

 我沒放棄你,所以我不允許你放棄。

 

 

 

 

最後,就是現在。四肢無法活動。

 「可以跟你一起看牆外的世界,是最幸福的事情了。」艾倫氣喘地抱上對方的脖子。「可以看到沙礫之大地﹑火炙之水﹑冰之河川。我一直都有好好地記在我的日記上,請兵長你一定要帶回去,給阿爾敏看喔。」

 里維握著刀刃的手不斷地顫抖,他無法去下手殺死早已傾注一生愛的人。

 「我的心臟不會死,所以,請用刀刃用巨人的方法殺死我吧。」

「雖然我聽不到,但不要為我哭泣。」

「請完成我最後的夙願。」

「──我想被你親手殺死。」

 緊握了左手的刀刃,里維用右手托著艾倫的頭,將自己的嘴唇用力地吻在對方的微涼的嘴唇上,左手利落地在艾倫的後頸用力地劃下了最後的一刀。

 

 

──再見了,里維兵長。

──Love you forever.

 

里維最後抱著已失去溫度的艾倫,在傾盤大雨中跪了一個晚上。

 三天後,里維將艾倫的軀體放在馬車上,細心地把毛毯蓋在已冰冷的身體上。走進房屋,看了一眼空曠的空間,將手中的鎖匙從手中掉落地面,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里維把兩隻寧死也不肯離去的狗兒抱上馬車用狗繩拴好,牠們知道主人的逝去和悲傷,都乖乖地捲縮在艾倫的身邊,不去打擾沉默的里維。

 最後,里維騎上了馬車的前方,回頭看了曾經有著他們兩人回憶的房子,幾分鐘後才默默地垂下了眼眸,開始踏上悲傷的歸途。

 海邊的房子,最後在幾年後,被阿爾敏與他隨行遠征的士兵發現。

 遺留在房屋內的,不止是他們曾經存活的證明,還有里維留下沒有帶走的日記。

 他最後的一頁中寫著。

  

 

 

即使全世界遺棄了你,只有我會留在你身邊。

 

直到日落。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