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刀劍亂舞 | 三山 | 雜食(!)

© 君之聲
Powered by LOFTER

[利艾/團明] 隕歿.Home

#隕歿之系列文

#死亡梗

#請不要問我還要寫多少悲文

 

 

得知里維回來時,已過了三天。阿爾敏從最南方的駐紮兵團得來的消息時,即使士兵已快馬連夜傳遞消息,但當阿爾敏得知消息後,里維又像逃亡般再次消聲匿跡。

 「真的是里維兵長嗎?」阿爾敏看著手中的報告,緊張地看著因連夜趕路而疲憊不堪的駐紮軍團士兵。雖然手中的報告亦附上由里維親自上交的軍階證明,但依然不敢相信幾年來全無音信的兵長,會在這時候回來。

 即使逃亡在外,只要艾倫一天不安全,王城不肯收回成命,里維是絕不會回到這裡來。阿爾敏緊緊地握著手中的報告,他的內心已浮上了一個真相,即使他自己也不想去相信﹑也更不想去面對。

 「你退下吧,這幾天來辛苦了。」

 「是,團長。」向年輕的調查軍團團長致意後,疲憊的士兵才離開團長室,隨著門關上,阿爾敏才脫力地坐在椅上,手中的報告也應力掉在地面。

 「是嗎…。終於到這一天了…」

 阿爾敏轉頭看向窗外的夕陽,橙紅光線刺得他的雙眸發痛。

 

 

 

  

「里維。」

 不用轉身,就知道來者是誰。

 「艾爾文。」里維站起來,拍了拍手中的灰塵。「…好久不見。」

 「啊啊。先不提你丟下的爛攤子,真高興你能活著回來。」艾爾文一手扶著拐杖。「我還以為你不會回到這裡呢…」

 從路人口中得知里維回到主城的消息,艾爾文已比阿爾敏更早找到里維的蹤跡,他對里維的了解不比艾倫少,一知道里維的消息後,就已想到對方會回到這裡──里維在士兵時代的居所。

 很少人知道里維兵長在主城內買了一塊地,一來調查軍團在巨人時代長年在外,大多士兵非死即傷,即使回家也只會留在老家;二來里維對金錢沒有多大的概念,對從地下街出身的他來說,只要有的吃,就可以了。而他會買地的原因,則是艾爾文的好意提議,希望里維可以在休息的時候脫離士兵的身份,他才決定在遠離繁華市中心的地段買下了一塊地,起了一間簡樸的屋。

 「啊啊…。我也沒什麼地方好去吧。」里維將艾倫放在屋內唯一的床上,即使已死去幾星期,但艾倫的身體也沒發脹﹑也沒發臭,這全靠嚴冬的季節以及里維的細心照料。艾倫躺在床上,就像是睡著的樣子,與過往沒有什麼大變化。

 艾爾文看著在床上的艾倫,放下手中的拐杖,從外套內拿出一個調查軍團的軍章,以及代表軍階的小臂章,走到里維的面前。

「里維,這是我對艾倫的心意。王城肯定不會給予他任何軍階,但作為他的調查軍團的團長來說,他所得的軍階應該比所有人更高。」艾爾文垂下了藍眸。「艾倫是人類曾經的希望,請讓我藉此送上最高的致意。」語畢,艾爾文放下身段在里維面前致敬。

里維默默然不言地看著艾爾文,接下了對方的軍章和臂章,放在艾倫的身上。

「你知道米卡莎的墓地嗎?」

「嗯。每年我都會跟阿爾敏一起去探訪她呢。」艾爾文看著里維,輕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而阿爾敏已遵照米卡莎生前的心願,在她的墓碑旁預留了土地。你是想把艾倫安葬在她身邊吧。」

 「嗯。但不是現在,三天後才會下葬。你幫我轉告阿爾敏他們吧。我們不想引起任何麻煩。」

 艾爾文這時才察覺到里維臉上疲憊的神色,微微地點點頭,再補充說:「阿爾敏現在還在王城,但應該已經收到消息了。他會處理好的,放心吧。」

 

 

 

  

從王城趕回來後,艾爾文立即與阿爾敏再次一起前往里維的居所。離他回來已經過了一星期,第二天就是下葬的日子,這陣子阿爾敏為了想盡辨法說服王城的權貴已奔走了好幾天,才終於得到他們的允許,讓艾倫靜靜下葬。

 當然也是有交換條件,調查軍團不得對外提起艾倫及里維已回來的消息。

 當阿爾敏踏進里維的居所,看到艾倫安靜地躺在床上的畫面時,多年來壓抑的感情一下子爆發,不顧身上仍有積雪,跑過去撲上艾倫已冰冷的身軀哭泣。

 再也不能與艾倫一起分享牆外繽紛的世界。

 再也不能與艾倫一起笑談過去巨人的時代。

 里維站在阿爾敏的身後,看了一眼後走出房外,而艾爾文也一直站在屋外,讓阿爾敏與艾倫有一個獨處的機會。艾爾文一直都覺得自己欠他們太多太多,即使再多的語言,也不足之補償他們所失去的一切。

 「讓他們獨處一晚吧,他肯定有很多東西想對艾倫說。」艾爾文打開了手中的黑傘,「我在附近租了一間旅館,先去那兒休息吧…這裡…太冷了。」

 里維點點頭,安寧地跟隨著他離開。

 

 

 

  

阿爾敏冷靜過後,才坐在床邊打開艾倫留給他的筆記本,意外地發現第一頁就寫著「致 阿爾敏」,彷彿一早就已注定自己會比老友先逝去,第一頁就提起自己。

 

致 阿爾敏:

相信你打開這本筆記時,我已經不在世上了。其實我早就知道自己的身體遲早會崩潰,只是當時為了逃亡,也沒多理會。

當時不告而別,真對不起。不過聰明的你一定早就發現了吧,不然為什麼我的背包內會有這本筆記呢?你也太狡猾了吧。

不過看到這本筆記後,我就在想既然已經可以走出牆外了,作為一個補償,我決定將每天的發現都寫在這本筆記內。你不准嘲笑我的幼稚記錄啊!

可以跟里維兵長一起在牆外旅行,是我最大的夙願。

謝謝你在當初告訴我的世界,我才會遇見里維和大家。

願你永遠幸福平安。

 

艾倫 

  

「什麼早就發現…」阿爾敏苦笑說。「你們啊,要逃亡也弄的像在私奔,我們怎麼不會發現。只是當時我們全團上下都希望你們可以幸福,不要被王城殺死。對調查軍團來說,你才是最應該留下來,接受勝利的歡呼。」

 阿爾敏紅著眼眶,繼續說。

 「我當上了調查軍團的團長,雖然沒有巨人了,但牆外要調查的東西就突然變多了,有奇珍怪獸﹑走了好幾個月才發現的大海﹑以及要擴張領土,讓人類可以繁衍後代。」

 「約翰已如願地轉職成為憲兵團,雖然他現在還只是班長,但終有一天一定會成為憲兵團的團長。不過那也是幾年後的事情了,至於其他人,雖然不常聯絡,但聽說都有自己的人生了。」

 「這樣的和平…真好。」

 「可是沒有你和米卡莎。」

 「我…好想念你們…。」

 阿爾敏寂寞的聲音,低低地在屋內迴響。

 「不過請你放心,艾爾文一直陪伴我,他對我真的很好,也經常給予我很多軍團上的意見。」

 不知道是不是阿爾敏的錯覺,他看到艾倫臉上露出了溫暖的微笑。

 

 

  

Etpuis le jour s'en ira
Moi je reviendrai comme d'habitude
Toi, tu seras sortie
Pasencore rentree comme d'habitude


 漢吉與幾名前調查軍團的士兵,細心地將艾倫放在里維在城內買來最華麗的棺材內。漢吉將一隻匙用布包起來,放在艾倫的身邊。 

士兵們送上了白花,在艾倫的身上散發出香味。 

艾爾文細心地整理好放在身邊的調查軍團的軍章和軍階臂章,然後在外套內拿出翠綠色的瑪瑙石吊飾,放在調查軍團的軍章上。

 阿爾敏送上了一本記載著世界萬物的書,放在艾倫的身上。

 最後,里維拿著一束玫瑰花,放在對方的手中,然後傾前身體,吻別艾倫。


Tout seul j'irai me coucher
Dans ce grand lit froid comme d'habitude
Mes larmes, je les cacherai
Comme d'habitude

一眾人靜靜地隨著裝載艾倫棺材的馬車,在微雪的日子裡,走上寧靜的山頭。

米卡莎的墓碑,矗立在雪地上。

 早前幫忙挖掘的士兵已完成手中的作業,立正站在大洞前。

 在場的友人們都看著里維指揮士兵們抬著棺材,將艾倫安放在米卡莎身邊。


 Commed'habitude, meme la nuit
Je vais jouer a faire semblant
Comme d'habitude tu rentreras
Comme d'habitude je t'attendrai
Comme d'habitude tu me souriras
Comme d'habitude


「艾倫.耶格爾。」

士兵輕輕地將泥土蓋在棺材上,阿爾敏忍著顫抖的聲線,宣讀致意文。

 「在巨人之戰上,他為我方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他是人類的希望,更是我方的盾牌,是我們最大的力量所在。
如今他已得嚐所願,在牆外看盡了全世界。
火焰之水﹑冰之大地﹑砂之平原。
他是我永遠的朋友,也是調查軍團永遠的英雄。
過去如此﹑現今如此﹑將來亦如此。
願艾倫安息,他的身影將永存在我們的心中。」

「致敬。」

 里維垂著眼眸,看著已沒入泥土的棺材,耳邊響起士兵們的致敬。

 「為人類獻出心臟嗎…。」里維抬起頭,看著飄著微雪的灰白天空。

 但我的心臟又回歸何處呢…艾倫。

 你得了你的世界,但我失去了回家的路。

 真任性啊,小鬼。

 

Comme d'habitude on fera semblant
Comme d'habitude on fera l'amour
Comme d'habitude on fera semblant
Comme d'habitude...




**文中出現的法文,翻譯如下**

源自:Commed'habitude - Claude François

Et puis le jour s'en ira
Moi je reviendrai comme d'habitude
Toi, tu seras sortie
Pas encore rentree comme d'habitude

然後一天就這麼過去
我回家一如以往
你, 已離去
不再像往常一樣回來

Tout seul j'irai me coucher
Dans ce grand lit froid comme d'habitude
Mes larmes, je les cacherai
Comme d'habitude
我一個人睡
在這個冰冷的雙人床一如以往
我偷偷的痛哭
一如以往


Comme d'habitude, meme la nuit
Je vais jouer a faire semblant
Comme d'habitude tu rentreras
Comme d'habitude je t'attendrai
Comme d'habitude tu me souriras
Comme d'habitude
一如以往, 在夜晚
我會當作一切沒事
一如以往, 你會回來
一如以往, 我等著你
一如以往, 你對著微笑
一如以往

 

Comme d'habitude on fera semblant
Comme d'habitude on fera l'amour
Comme d'habitude on fera semblant
Comme d'habitude...

一如以往, 假裝一切沒事
一如以往, 纏綿著
一如以往, 假裝一切沒事
一如以往


评论
热度 ( 10 )
  1. 残忍的人格君君之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