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荒廢了多年的同人文打手。
目前沉迷2.5元中。

刀劍亂舞 | 三山 | 石青 | 雜食
進擊的巨人|利艾|團明
排球少年!| 影日 | 大菅 | 雜食

© 君之聲 | Powered by LOFTER

[刀音刀舞妄想 / 三山] 心之所向 - 1

 

刀音x刀舞本丸的互動妄想 

三日月x山姥切 (微石青) 

人設來自刀音1隊及刀舞隊 

與實際劇情大概(?)會有出入

會有刀舞5的劇透

如不接受以上的設定,請勿點入。

不喜勿噴。




「所以…到底為什麼我們要有心?」

山姥切看著另一本丸總近侍加州清光,充滿悲哀的聲音讓清光於心不忍。




「……總結以上,清光就拜託你帶三条的四位前往另一本丸,雖然我覺得對方應該已經差不多處理完畢--」說到此處,男審神者思考如何解釋目前另一本丸複雜的狀況,想了幾秒還是嘆了一口氣,「那就交給你們了,詳細情況其實連我也不太清楚,時之政府也沒交代太多的細節,但有一點還請你們多加注意--


「暗墮的刀劍男子嗎。」得到出陣的命令後,清光拿著令牌走在本丸內。己近春天的櫻花景色,到處可見的花瓣正展示著櫻花那狂盛又短暫的美麗,踏著櫻花的香氣前往三条的大室,總隊長毫不客氣地拉開大室的紙門。


映進眼簾的是三条的日常:嘻嘻哈哈吵鬧的岩融和今劍﹑坐在沿廊吃著甜心的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以及正在進行日常祈福卻緩慢得讓青江昏昏欲睡的御神刀石切丸。清光習之為常地朝岩融喊話後,原本散漫的各平安刀很快就各就各位,不出半刻已穿好出陣正裝站在大室的中間。


「嗯…出陣的地方是編號2208號本丸,雖然說是出陣,主人的命令是前往視察。危險度為零。」清光搖了搖手中的令牌。「隊員,三日月宗近,小狐丸,石切丸,岩融,今劍;隊長,加州清光,以上。石切丸不用想辨法帶青江先生了,出陣隊員已滿。」


「是久違的原隊出陣呢,甚好甚好。」三日月笑著靠近清光,小狐丸嘆了一口氣拉住我行我素的兄長,順便將三日月忘記拿在身上的袋錶塞進對方的衣襟內。


今劍倒是非常開心地圍著清光,一邊叫「出陣啦---!!」一邊拉著岩融和清光走出大室,前往本丸的時間之門。雖然他們可以憑有魔力的袋錶隨時隨地跳換時間和地點,但在本丸內,因為有審神者的言靈約束,他們每次出陣都要前往時間之門才能跳換。清光將令牌插在門前,原本緊閉的時間之門在獲得審神者加注的靈力後,慢慢地打開。


「全員,出陣!」





由於每一個本丸審神者的靈力不盡相同,當清光和隨行的刀劍男子踏進被指定的本丸,就感覺到了與原本本丸不一樣的濕冷,雖然同是春天的景色,但雨裡依舊盛放的櫻花卻帶著淒涼的氣氛。不知道是不是審神者的靈力的影響,本應該隨著雨天而淍零的櫻花卻像是有著執念似的,沒有像自家本丸般隨風亂舞,反而是固執地留在樹幹上盛放著最美的姿態。


「清光…」今劍看著這樣的景色,開始有點害怕地依靠岩融,小聲地對走在前方的清光說。「這裡也太奇怪,我們真的要去看他們嗎?」


「既然主人說沒有危險,就相信他的判斷吧。」


石切丸邊走邊感應波動,對清光搖頭說:「沒有感應到不好的氣息,大概是沒問題吧。只是…」


--太哀傷了。


三条和清光都有默契地互看一眼,急步走進本丸的大門前,清光舉起手敲了敲大門,隨著沉重的開門聲,站在門前的是打刀長谷部。清光有些意外,他收到的消息是對方會派山姥切近侍來接應,而不是這位長谷部。但一看到對方的臉色,清光決定閉口不提,反正遲早也是要見面的,目前是先了解本丸的情況為重。


「這邊請,我的主上已經在等你們了。」


無論在哪個本丸,長谷部那嚴重的主控都不會因而改變。清光暗地吐了吐舌,默默在心裡記上一筆,回去一定要記在報告裡。


在本丸走了有一陣子後,清光他們已到達主人房門前。從門裡溢出的光芒可見主人已守候一段時間了,但長谷部卻有些遲疑地不敢打擾。清光想了幾秒後,有禮貌地對長谷部說:「方便的話,可以帶他們去別處視察嗎?」言下之意是他自己可以應對,同時也顧及長谷部的為難。


「聽說貴本丸的光忠做的料理非常美味呢。」三日月機警地接下話,拿出扇子掩著自己的嘴。「不知我們能否有這樣的榮幸品嚐呢?」


「主上已吩咐光忠準備好料理迎接你們,那就麻煩清光閣下了,主上已在房間守候多時。」


「不會。」清光微笑地看著他們離開自己的視線後,收起了笑容,整頓好自己的儀表,隨即用清亮的聲音說:「在下是2015號本丸的加州清光,打擾了。」


隨著拉門聲,清光的身影隱在門後,他身上的貼著的櫻花花瓣也隨即消失在半空。



 
评论(2)
热度(38)
 
回到顶部